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叶蓝】蓝桥春雪杀人事件(1)

*侦探叶x嫌疑人蓝。

*医学知识匮乏,bug请大家多多海涵。

*震惊!荣耀论坛线下聚会发生血案,凶手竟是……

————————————————

“叶修!我们又有活儿干了!”一大早,陈果就对着房门一阵猛拍,地板上的灰尘被扬起,气势堪称爆破现场。

叶修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瞥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闹钟,发现还没有到九点,便直接翻身继续睡去。

“叶修开门啊!开门开门啊!”陈果再接再厉。

叶修不理。

“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陈果不言放弃。

不能保证质量的睡眠不是真正的睡眠。叶修这么想着费劲地爬了起来。况且他还听见了除陈果之外另一个人的脚步声,再不起来,门可能就得拿出去修了。

果不其然,一个大嗓门儿的男人喊道:“老板娘,叫老大起床呢!”

“可不是嘛!”这一对比下陈果的声音就要秀气许多了,“又有新案子啦!而且听说这次死者还是一个富二代呢。嗯……或者说是暴发户二代?”

“哦!”男人从陈果的话中精炼地提取了“起床”“暴发户”等关键字,于是用力捶门:“老大!起床!老板娘喊你起来找富二代讨钱呢!”

“别闹,大清早的不去做健身操在干嘛呢?”叶修挠挠乱糟糟的头发,再揉揉睡意朦胧的双眼,缓缓打开了门,“包子,我没告诉过你要每天勤做操以强健的体魄来回报祖国吗?”

“老大你起来啦!”包子咧嘴,“我整准备去做呢!就是罗辑老弟还在梳头呢,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在意他的头发,明明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短嘛!”

“包子!”罗辑也跟了上来,“梳头!”

“嘿嘿。”包子笑笑,蹲下来让罗辑给他梳头。

“啧啧,小年轻啊。”叶修感叹,“老板娘不着急啊,等哥去打理下哥的俊脸再来听你讲今天的活儿。”

“嘁,还俊脸。”陈果努力把语气放得嘲讽一点,奈何还是比不过叶修的浑然天成。叶修还是慢悠悠的样子,双脚像没力气一样转身,陈果看着着急,伸脚踹了一脚他的腿弯,叶修一个踉跄。

“明明躲过了,还装什么装……”陈果嘀咕。

叶修一字不落地听清了,但就当没听见,哼着不成调的歌刷牙去了。

 

“我知道你今天早上也已经听到了,死者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目中无人,说个话尽是些瞧不起人的意思,怕是挺讨人厌 。”在去往案发现场的路上,陈果坐在后座给叶修说明现在所知道的情况,“在一片相当贵的住房区,一个人住。”

陈果像是怕叶修听不清一般把头凑到副驾驶的靠背旁边:“昨天下午给那个房子做清洁的阿姨开了门进去就闻见一股腥味,走到厨房一看——啧,简直惨不忍睹。”

“哦?厨房啊。”叶修应。

“对,就是厨房!”陈果点头,“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自己去看了就知道了。阿姨看到现场之后也吓坏了,连忙给死者的爸爸打了电话。他爸爸信不过警察,希望你把凶手揪出来之后再报警。”

 

谈话之间,车子也到了目的地。陈果和叶修刚下车,一位中年男性便连忙迎了上来:“请问你们就是兴欣侦探事务所的吗?我是这次案件的委托人杨国富,这是我的名片。”叶修看到名片上写着“罗斯尼克电器公司董事长”,陈果收下名片放进手包。

杨国富招呼着让把车停近独立停车场,领着两人进了房子。

 

走到厨房附近,杨国富一下子迈不出脚步了。

陈果看见他这脱力的样子,体贴地让他就在客厅里休息一下,自己跟着叶修进了厨房。

还没有看到尸体,就闻见一阵腐烂的味道,虽说这并非初体验,陈果还是皱起了眉头。

从厨房的布局就能看出主人是一个相当喜欢玩的人,进门之后必须右拐绕过长溜溜的吧台才能进到里面。绕过吧台,陈果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觉得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不太合适啊。”短暂的沉默之后,叶修开口,“这种情况还是说‘诡异’比较准确。”

没错,是诡异,的确诡异。

倒不是说整个空间或是气氛,而是尸体本身。

乍一看,尸体完全光裸的身子,身上裹着一层塑料布;仔细看,就能看见他被严重烫伤的头皮。

陈果往后退了一步,尽管她离尸体其实有着相当远的距离。

“叶修,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

“成。”

 

陈果出去之后,叶修稍微撸撸袖子就走到了尸体旁边。

侦探应该具有的三大特技:自如控制自己的听觉、嗅觉和触觉。

此时的叶修尽量“隔绝”了让人作呕的恶臭,带好一次性手套开始检查尸体。

 

颈动脉被残忍地割断,致命伤口很利落,但旁边有一道失手留下的浅血口,血被完完全全放了个干净。头皮烫伤相当严重,一根毛发都没有剩下。叶修往身体一看,发现尸体的手臂也有轻微烫伤的痕迹,但其他地方的皮肤都没有类似的伤痕。死者的表情平静,眼睛也好好地闭着,应该是在昏迷中死去的。

死者角膜浑浊,尸体几乎完全僵硬,下腹开始腐败,脚背形成了明显的血管网,大致推测已死亡一至两天。

得到以上信息之后,叶修走出厨房,陈果连忙凑过来询问情况。

“你联系一下小安,让他尽快过来给死者做一个更准确的死亡鉴定。”叶修特地压低了声音,尽量不让不远处的杨国富听见。

陈果点点头:“厨房肯定不是第一现场吧?”

“当然。”叶修回答陈果,然后杨头问杨国富:“杨先生,请问浴室在哪里?”

杨国富晃悠悠地站起来想给叶修带路,却被叶修摆摆手制止:“不用了,您给我指一指大体的方向就行。”

杨国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点点头指了一个方向。

叶修找陈果要了瓶鲁米诺试剂,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其实尸体给叶修的第一印象并不是有烫伤或是盖着塑料布,而是干净。尸体太过于干净了,外面一点血迹都没有。可是尸体的血又是流光了的,那一定是有方便的清理环境。

如果现场是在这个别墅之中,那很明显就是浴室这个本来就是用来清洗身体的地方咯。

叶修想凶手这种有耐心把死者的血都放干净的人,一定会把现场也打扫得干干净净,走进浴室一看,果不其然。浴室很干净,白生生的地板,白生生的墙砖,浴缸也是一片苍白的。

浴室没有留窗户,整个房间的气体流通应该是靠一体式的空气净化机。真不愧是土豪啊,叶修想,明明开个窗户就行了嘛。

没有多余的停留,叶修径直走向了那个大尺寸的浴缸。

浴缸里面连一点常见的水垢也没有,叶修开始考虑死者是不是一个有轻微洁癖的人。往浴缸内壁随意喷上一些试剂,关上灯,内壁果然发出了蓝绿色的光。

叶修站起身来抖抖衣服,往墙砖上也喷了一些,只是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差不多了。

这样想着,叶修取下手套准备丢进厕所的垃圾桶里。这个动作让他又有了新发现——垃圾桶里有一堆黑漆漆的东西。叶修蹲下来靠近了些看,那堆东西又细又短,很明显是男人的毛发。

叶修重新带好手套,取了一撮出来放进小袋子里面,准备拿回去让安文逸做一个比较彻底的检测。

 

叶修重新回到客厅的时候,陈果正坐在沙发上陪杨国富闲聊,试图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叶修坐到杨国富身边的单人沙发上,把手肘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身体微微前倾,作出一副真诚并且相当谦逊的动作,放温柔了声音问:“杨先生,请问您现在心情平复下来了吗?我有一些问题需要问你。”

“如果你任何时候感到不适的话都可以提出来,我们不勉强的。”陈果在一旁补充。

杨国富抿了抿嘴,微微点了点头。

“那么,请介绍一下令郎的基本情况吧。想到的都可以说,越具体越好。”

“嗯……”杨国富开口,声音低缓,“我儿子叫杨逸,今年二十六岁……没什么正经工作,都是找我要钱。”

“嗯。”叶修给了陈果一个眼神,陈果已经很自觉地拿出小本子做起了记录。

“令郎最近和哪些人来往比较频繁呢?”

“不……不知道啊。我们没有住在一起。除了没钱,他几乎不会主动跟我和他妈妈联系。他妈经常说孩子长大了就不亲近她了,我还安慰她说等他长大了懂事了就知道体贴我们了,没想到……”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停顿十几秒让男人整顿一下心情,接着问:“那他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呢?”

“他小时候兴趣可多啦……绘画钢琴都会一些,高中的时候开始每天每天泡在网上,现在……应该还是最喜欢玩电脑吧。”男人说着叹了一口气。

叶修点点头:“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玩电脑,特别是网络游戏,不知道杨逸是不是也喜欢?”

杨国富摇摇头:“不知道啊,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喜欢玩游戏。”

“怎么说?”

“过年的时候,他舅舅抱怨自己的小孩沉迷网络游戏,整天逃课,他还在旁边说什么‘玩游戏有什么意思’之类的话吧……”杨国富回忆,又想到自己的孩子已经不在了,顿时悲从中来。

陈果连忙对男人说:“杨先生,我想你现在一定也累了,要不先进屋休息一会儿吧?”

男人摇摇头:“不用了,我先回去了。孩子他妈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我不能让她察觉……我现在看上去不是很明显吧?……孩子他妈身体不好,受不得这种刺激。希望你们能够快些把案子破了,不过千万不要告诉她孩子是被谋杀的。意外就好,我到时候就这样告诉她好了……”

那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嘴里说着顺序颠倒的句子,走向大门的背影蹒跚而悲凉。

陈果不敢再看这个男人的背影,因为这会让她无法抑制地想起自己过世的父亲。她转过身背对大门,叶修一直目送着男人离开这个已经没有儿子温度的空房。

评论(16)
热度(134)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