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叶蓝】蓝桥春雪杀人事件(3)

*侦探叶X嫌疑人蓝。

*蓝河:不是,我多久才能出场啊?

*花了好多力气寻求那个不能提及的字眼,最后找到了……大家找到了吗?


————————————————


一点四十三分的时候,杨逸家的门铃响了。

叶修掐掉嘴上叼着的烟走到客厅,陈果正好跑出去开了门。

那男人普通身高,目测174公分,体型偏瘦,头发染成了板栗色,发根处没有黑发,平日里应该很重视自己的相貌。

“请坐。”陈果客气地对那男人说。

男人点点头坐下,看见了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叶修:“卧槽……”

叶修挑眉,正张口准备问些问题,那人已经很自觉地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叫张展,就是那个展翅的鸡,27岁,现在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张展直勾勾地看着叶修的脸,半晌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太礼貌,连忙移开了目光,“君莫笑,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可以找你签个名吗?其实我弟弟也特别喜欢你,提个不太好的请求,你能帮我签两份吗……”说着就想从包里找纸笔。

“不急不急。”叶修连忙开口制止他,“签名什么时候都行,不急这一会儿。”

张展没有随身带纸笔的习惯,掏了半天也没能掏出个什么东西来,听叶修这么说也就停下了动作,又抬起眼来看叶修的脸。

“怎么了,我长得很奇怪?”叶修问。

“不不不!可帅了!”张展连忙强调,“我特别喜欢你,真的!”

叶修笑,样子还有点小帅:“我也挺喜欢我自己的。”

张展也笑,笑完问:“老羊呢?他不是约我们来他家,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们商量吗!”

“不是他,是我。”叶修说,“是我约你们来这里的。”

“啊?”张展有点懵,“什么情况?”

叶修看着张展的眼睛,慢慢地说:“你口中的老羊,正在厨房躺着呢,已经过世了。”

“什……什么?”张展吞了一口唾沫,似笑非笑道,“你在开什么玩笑呢?他前天都活得好好的,我们还在一起玩儿……”

叶修道:“或者你想亲眼看看?”

张展摇头:“大神,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话,你也没必要骗我。我只是……不相信这个事实。”

叶修看看客厅里的钟,分针已经指向52,其他人也快要到了。叶修想分开听听四人的证词,于是对张展说:“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聊?”

张展没有问为什么,点点头跟着叶修去了会客室。

 

会客室采光很好,阳光正好透过窗户照进来,洒在铺着亚麻色桌布的小方桌上,容易让人感到轻松,非常适合用来询问。

“那么,”叶修选了一个相对放松的动作——靠着椅背,双腿随意地放在地上。跟对待杨国富不同,张展作为一个跟自己年龄相近、兴趣相似并且看上去相当开朗的同龄人,叶修需要营造出一种普通朋友闲聊的气氛:“先说说你自己吧?”

“我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啊,非常普通。”

“工作呢?爱好呢?”

“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平时也就喜欢逛逛论坛玩玩推理,兴趣爱好不是很广泛。”

“你解谜能力挺强的。”

“嘿嘿,被你夸奖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好就是好啊,没什么值得不好意思的。老羊应该也觉得你很厉害吧?”

张展歪了歪头:“这个不清楚啊。不过我觉得他啊——虽然这么说好像不太好——我觉得他就是那种典型的目中无人的人。你应该也知道的,他经常在论坛和别人掐架,就是因为他看不得别人的看法跟自己不同。”

“也跟你掐过?”

“那倒没有,我不喜欢参与这种事情。不仅是跟他,我跟任何人都没有掐过。”

“看来你脾气蛮好的?”

“也不是啊,我也会生气,恨不得穿过屏幕给那边的人两耳光。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都是网络上虚幻的事情,电脑一关网线一拔,忘了就好。”

“心态还不错哦。”

“嘿嘿……”张展挠头。

“我觉得你性格蛮好的,应该走到哪里都不会冷场吧?”

“这个可能是我唯一的优点了。”

“那你们这次聚会也相当愉快咯?”

听到这个问题,张展舔了舔嘴唇,突然沉默了。

叶修没有着急着追问,只安静地等待着。因为他比谁都要清楚,对方没有不说的理由,只要等一会儿他自然就会开口。

张展用手指绕着自己上衣的下摆,低着头说:“这个……还真的说不上太愉快。”

“嗯?具体说说看?”

“……呃……我刚刚也说过了吧,杨逸这个人有点自傲,而且说话挺不给人留面子的。”张展松开了衬衣下摆,抬头瞥了一眼叶修的脸:“不过如果只是这样,多相处一会儿习惯了就好。可是他还不止。你应该也知道,他家里挺有钱的,所以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每一句话听着都像是在炫耀自己有多有钱,其他人都是low逼loser。”

“有点烦人啊?”叶修顺着他的话说。

“嗯……是有点烦人。”

“不过会不会是你想多了?说不定他其实没有这个意思呢?”

“我最开始也在批评是不是自己的心态有问题,毕竟仇富心理谁都多多少少有一点,不过之后我发现真的不是我的问题——那个……”张展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周围,但他心里明明知道这里不会有别人的。

“没关系,你说吧。”叶修说,“我们这次谈话是保密的。”

“行吧……”张展终于抬起头看着叶修的脸,“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心里有一点不舒服。当时我们来的时候,他给我们准备了新的拖鞋。我想这人还挺周到的,一看还是新的——标签价格都在上面呢。那拖鞋挺贵的,至少我平时都不会买这么贵的拖鞋来穿,更别说是专门拿来招待客人了。我当时没多想,就当他是很重视这次聚会。后来活动开始了,他给我们拿了一点吃的过来,基本每一样都会说几句‘这个是谁谁谁帮我从哪里哪里带回来的,你们多吃点;放心又不贵,就多少多少元’。当然他说得也不是这么直白吧,反正就是这意思。然后他又开始评论我们几个人那天穿的衣服,顺便炫耀一下他自己的——总之就是说我们干嘛要穿这种地摊货。其实我觉得我们穿衣服也就是正常水平吧?这个也都还好,最过分的是之后我们闲聊,说到了结草的学历,研究生在读正准备考博呢;我们都说他真厉害啊,叫他加油啊之类的,杨逸却突然怪声怪气地说‘学历高有什么用,我现在就能住别墅你能吗?’”

说到这里,张展停了下来,似在等待叶修的评价。

叶修却没有说点什么的意思,他只是看着张展的眼睛,轻轻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让对方继续讲下去。

“后面也没什么好讲的吧?”张展说,“杨逸这么说了之后气氛很尴尬,虽然不是说的我,但是我还是有一点气愤,只是忍着没发;大N从沙发上跳起来,差点就一拳冲杨逸的脸去了,还好蓝桥在旁边拉住了他,不然杨逸现在恐怕牙齿都断两颗。”

“大N?就是那个N-I-G-C-H吧?”叶修推测,“他反应也太大了吧?”

“大N本来就是个直脾气的人,平时在网上也没少帮别人出头。我觉得可能他就是看不惯这些事情吧。”

“很正直的家伙啊!”

“对。虽然他说话也挺冲,不过我打心里还是挺喜欢和他相处的。”

说到这里,叶修烟瘾有点犯了,他问张展是否介意,得到对方否定答案之后点燃了一根烟。

张展欲言又止地看着叶修,叶修道:“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

“我,我就是想知道,老羊是怎么死的?”张展的声音都比正常说话小了许多,“聚会之后我再过来的时候他都活得好好的……”

“再过来?”

“嗯,我在聚会之后又再来了一次。”张展说,“因为我快到家了才发现自己的钥匙丢了,我想应该是在这里玩的时候拿出来拷老羊电脑里的一个小说包,我的U盘和钥匙挂在一起的,然后就忘了放回包里。”

“你再回到这里大概是什么时间?”

“九点过吧。”张展说,“我家里这里不远,坐公交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差不多八点从这里走,我回家在过来,应该是九点过。”

叶修点点头:“你当时有没有遇到其他人?”

张展摇头:“没有呀,就我一个人。老羊给我开门的时候也没说提其他人来过。”

因为掌握的线索尚还不多,叶修暂时没有别的问题要问了,张展也说不出别的什么不同寻常的细节,两人的谈话就此告一段落。


评论(12)
热度(75)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