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叶蓝】蓝桥春雪杀人事件(4)

*侦探叶X嫌疑人蓝。

*樊杰:“那个……你们两位好过吗?”

————————————————

叶修陪张展回到客厅,其他三人也已经到了。

陈果见叶修来了便开始介绍起来:“这位是樊杰,也就是结草衔环。然后他旁边这位是周浩广,就是那个……”

“叫我大N就可以了。”

陈果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最后那位……”

“蓝河。”不等陈果说完,叶修就插话进来,“好久不见了。”

“嗯……叶神好。”青年小声回应,不自在地偏过了头。这也不能怪他,他和叶修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虽说不见得关系有多亲密,但这样的见面多少还是不如意的。

“你也好你也好。”叶修笑,看上去是真的很高兴。

“那个……你们两位认识吗?”樊杰小心翼翼地问。只是这种普通的问题而已,他都没敢直视叶修或是蓝河的眼睛。

“嗯,以前打过一些交道。”蓝河回答。

“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了,怎么就只是‘打过交道’呢!”叶修掏了根烟出来,正准备点着就看见周浩广微微皱了眉头。“闻不来烟味啊?”

“嗯,职业原因。”周浩广表示肯定。

“哦——”叶修意味深长地拉长了语调,但就此没了下文。

把烟放回烟盒,叶修向周浩广和樊杰招招手:“你们来这边,我有些问题需要你们的帮助。”

“我们一起吗?”周浩广问。

“一个一个来吧,我们不着急。”叶修已经迈开步子往会客室走了,“过不如果你们觉得一个人太紧张想两个人一起也不是不行吧。”

周浩广低头和樊杰小声商量了几句,还是决定一个一个来。

“我先吧。”周浩广一脸严肃地说。

“都行都行。”叶修说,“看你这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老韩粉呢。”

“……其实我是喻文州粉。”周浩广说。 

“我猜到了。”叶修说,“之前我说自己是君莫笑的时候,你说自己是索克萨尔。”

周浩广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你真的是君莫笑……”

“哎呀,好说。”叶修道,“走吧,咱们去那边聊。”

 

到了会客室,叶修示意周浩广随便坐,于是周浩广选择了离自己最近的位置坐下。叶修坐在他身边开口了。

“大体情况你已经听老板娘介绍过了吧?”叶修问。

“嗯。”周浩广说,“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你们几个是他最后见到的人,所以我希望能够从你们这里得到一些信息。”叶修说,“你对老羊的印象如何?”

“很讨厌。”周浩广言简意赅。

叶修挑眉:“能说具体一点吗?”

“就是给人感觉很不舒服。”周浩广皱眉,“表面充实,内心空虚。除了金钱,一无所有。”

“哦……”叶修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你们当时的聚会情况如何?有没有发生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周浩广是典型的直性子,说话一点不绕弯子:“全被杨逸搞砸了。”

“具体如何?”

“我们本来一起聊得好好的,他突然讽刺小杰。”周浩广说,“我们气氛僵了一会儿,还是准备把这件事翻篇。小杰脾气好,不想跟他计较,我们这些外人就更没必要抓着不放了。”

“然后呢?线下聚会应该是干了点什么的吧?”

“是的,毕竟我们是荣耀论坛认识的,多少有点推理游戏。”

“哦?”叶修挑挑眉,“就那种一个人出题,其他人来解?你们是一人准备了一个谜题吗?”

周浩广点点头:“从展翅开始,然后是我、蓝桥、小杰,最后是老羊。”

“你还记得每个人出的题吗?”叶修问,“不用太具体,大概说说就行。”

“当然记得,也就前天的事情。”周浩广说到这里眉头松了松,“展翅出了一个游乐园工作人员名单的谜题,基本算是字谜游戏吧,比较轻松;我想的是个跟自己专业有关的,他们不是很熟悉,都没有想出来,我还挺有成就感的;蓝桥讲了个暴风雪山庄的故事,我们几个绞尽脑汁推了个大概,还是有几个小细节没搞清楚,蓝桥真的蛮厉害的。”

叶修心想,他当然厉害,也不想想他是谁。

周浩广继续说:“小杰讲了一个人为校园灵异事件,很有趣,最后是老羊。”说到这里,周浩广不屑地瘪了瘪嘴:“他讲了个变态连环杀人狂,说实话我觉得那个没什么推理趣味性可言。”

“感觉你对他意见挺大啊,那你当初干嘛要去啊?”

“我不知道他这么讨厌。”周浩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就这样?”

周浩广想了想,说:“也不是,小杰想去,一个人又怕生,我就陪他去而已。”

“你们很熟吗?”叶修问,“你叫他小杰,莫不是认识很久了?”

周浩广摇头:“也没有,我们只是线上聊得比较多;我叫他小杰,其实不是‘樊杰’的‘杰’,而是他的ID‘结草衔环’的‘结’。”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对方也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目光正直地回看过来。

“对了,你刚刚说你不喜欢烟味是因为职业原因,你是在学校或者疗养院之类的地方工作吗?”

“我是一家私人诊所的药剂师。”周浩广回答。

“你是诊所的药剂师,是不是有途径得到乙醚之类的麻醉剂?”叶修问。

“老羊是先陷入昏迷后才被杀害的?”周浩广反问,“我确实能够搞到。”

“那你有没有把它给其他人?”

“没有。”周浩广说,“我们一间小诊所,也不能做手术,平时都不会准备乙醚。我虽然有渠道,却并没有进购过。”想了想他又补充:“而且那种危险药品,也不是可以随随便说就交给其他人的。”

“确实。”叶修赞同道。

“对了,你有没有把监控调出来看?”周浩广问,“你是如何确认凶手在我们四个之间的?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人呢?”

“我可没说凶手在你们四个之中。”叶修举起双手作无辜状,“只是他的死亡时间推测在前天晚上,而你们八点才离开……啊,对了,聚会结束之后,你回到过这里吗?”

周浩广张了张嘴,说:“回来过,差不多九点半这样吧,我的充电宝丢在这里了,回来取一趟。”

“这么晚啊?”叶修看着他,问,“怎么不干脆第二天再去取?你着急用那个充电宝吗?”

“也不是,只是当时我还对老羊一肚子气,不想隔天还要看到他。而且我知道他平时都很晚才睡,干脆就去取了。”

“那个展翅的鸡……”叶修说到这里,还是觉得这个名字读出来有些滑稽,便改口道,“张展,他说他九点左右也回到这里找他遗失的U盘,你们在路上有碰面吗?”

“没有。”周浩广说,“但是我到没多久,小杰也来了,好像也有东西落下了,我们便一起回去了。”

“你们都丢了东西在老羊家?”叶修有点纳闷,“这栋房子是有什么让人丢东西的什么力量吗?”

“哈哈。”周浩广笑了两声,“老羊当时也一脸无语。”

叶修想了想又问:“老羊除了说话不好听之外,他和你们之间还有什么其他的冲突吗?”

周浩广想了想,说:“没有吧,说实话,我听说他被杀害的消息时也很震惊,他在我心中虽然是个烂人,但罪不至死。”

“行,那就先这样吧。”谈话进入了尾声,叶修起身送周浩广到会客室门口,“你如果想到了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随时来告诉我。”

“怎么才算有价值?”

“你觉得有价值的就可以。”叶修和善地说,“可以麻烦你帮我把结草叫进来吗?”

周浩广点点头,出去后还随手带上了门。

评论(4)
热度(71)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