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叶蓝】蓝桥春雪杀人事件(6)

*侦探叶X嫌疑人蓝。

*叶修:过分了啊,我是不怎么用手机,但你们也不能因此对我有偏见啊!

*大量魏果描写。

————————————————

樊杰走后,叶修留在会客室独自理了理思路。

整个线下聚会在叶修脑海中慢慢成型,他在心中预演了数次,没能找到什么明显突兀的细节。但聚会结束后,三个人都有东西丢在杨逸家这一点,显得非常不自然。

叶修正在试图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敲门声突然响起,“咚咚”两下之后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是蓝河。

他把门关上,径直走到叶修面前,朝叶修点点头。

过了两年,蓝河好像还是原来那个样子,发丝软软地贴着头皮,显得十分乖巧,皮肤也白;但那双眼睛烁烁有神,像永远不会被玷污的珍贵宝石。

叶修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个人了,这次重逢让他颇为高兴:“坐啊。”

蓝河在叶修对面坐下,没带一句废话,径直道:“叶修,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陈果和叶修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天还没有黑透,刚推开门就听到包子在说:“老大怎么还没回来啊,他是不小心坠入了异次元空间吗?”

“包子,你今天看什么了?”

“我看了《走近科学》!”包子的声音听着都带着笑意,“太神奇了!这个世界真神奇啊!”

“啊,叶神回来了。”罗辑看到走进来的两人连忙打招呼,“陈姐,叶神,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陈果摆摆手,“有饭吃没有啊?今天中午都没吃多少,现在还有点饿了。”

“你不是减肥吗?”叶修问。

陈果懒得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倒是魏琛对着叶修皱了皱鼻子,然后拉着陈果往饭厅走:“老板娘你减什么肥啊,现在这身材多好啊,又好看又好摸。”说着自然而然地躲过陈果的手刀,“我特地给你留了饭,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你随便吃,不用给老叶留。”

“喂喂,老魏你这样有点过分了啊!我们两个多少年交情了?要不是我你能认识风华绝代的老板娘吗?”

陈果选择性的忽略了叶修不真诚的赞美:“我们有缘总会见的。”

“就是。”魏琛在旁边附和,“都说兄弟如手足,老婆是衣服;我没手足还是个有故事的英雄,没衣服可就是裸奔的变态了啊。”

叶修举手投降:“老魏,你还能更没下限一点吗?”

“必须可以啊!”魏琛说面不红心不跳的。

“……”叶修还举着的手稍微晃了两下。

陈果看着两人的样子笑了起来,朝叶修勾勾手:“过来一起吃呗,还能饿着你不成?老魏你也别走,陪我着我吃呗!”

“荣幸荣幸。”魏琛揽过陈果的肩膀。

叶修跟在两人身后,琢磨这魏琛咋和陈果结婚之后就越来越狗腿了呢?

这时候陈果说:“啊对了,今天我们遇见蓝桥春雪了,你们还记得他吗?”

罗辑想了想:“是不是那个好久以前来我们这里帮过忙的那位?”

陈果点头,包子恍然大悟:“哦!怪不得你们这么久没回来,原来是因为老大坠入爱河了。”

叶修扒着碗的手一僵,就当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陈果洗了澡之后赶紧缩进了被窝,现在虽然只是秋天,但温度并不高。魏琛在床上窝了一会儿,被子里面已经比较暖和了,陈果一进去就感受到自己还是被这世界温暖相待的。

“今天累了吧?”魏琛搂过陈果的肩膀。

“其实还好吧,主要都是叶修在工作,我就打打杂。”

“怎么能叫打杂呢?”魏琛凑近陈果,“这叫后勤工作好不好!伟大的后勤工作者!”

陈果弯了弯嘴角:“你就嘴贫。”

魏琛关掉床头灯:“我就说句实话。睡吧睡吧!”

 

周围一瞬间就黑下去了,陈果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此时就像一个被丢进陌生环境的小孩,明明是在自己的床上,却跟被丢在荒郊野岭一样可怕。

杨逸的脸不断在眼前滚动放映,忽近忽远,时明时清;然后慢慢变得扭曲,像万花筒一样随意分裂重组。杨逸本应该平静闭着的双眼越睁越大,眼珠子就快要掉出来。

然后,他的嘴动了起来,拉扯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恐惧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瞬间就将陈果淹没。

“怎么了?”像是感受到了身边人的情绪,魏琛转过身。

陈果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完全没有反应。

“陈果?陈果?”

窗帘没有拉实,窗外的月光偷偷溜了几缕进来,静静洒在陈果的脸上。陈果瞪得大大的眼睛反射出恐惧的目光,魏琛叹了一口气,伸手把陈果揽进怀里。

“怎么啦,跟我说说呗。”魏琛附在陈果耳边,声音放得很温柔。

陈果这才反应过来,打了个轻颤,僵硬地转过头:“老魏……”

“我在。”

陈果缩进魏琛的怀抱:“老魏……”

魏琛一下一下地抚摸着陈果柔软的头发:“你有啥就给我说呗,我来帮你想想。”

“其实也就是这个案子,”陈果说,“很惨的现场我也不是没有看过,但是这次这个真的太……”

“嗯。”魏琛应。

“杨逸被裹了一层塑料布,所有的毛发都被烫掉了。”陈果把头埋进魏琛胸口,“干净利落地断了脖子,用开水拔掉了所有的毛,规规整整地装进塑料袋。”陈果的声音有点颤抖,隔着被子还有点嗡嗡的:“就像被杀掉的鸡。”

 

 

叶修坐在自己房间的窗户边,静静点上了一根烟。

白天蓝河敲门进来的时候,叶修本想好好跟他叙个旧,再听他讲讲关于这个案子的看法,这样说不定还能减少自己的工作量呢。结果那小子进来一开口,讲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叶修,我就不啰嗦了。”蓝河道,“我这次会来这边,实际上是因为接手了一个案子。”

叶修翘了个二郎腿:“哦?这么老远八远的案子,怎么轮到你们广东那边管了?”

蓝河叹了一口气:“咱们这是属人管辖。”

“行吧。”叶修说,“你告诉我做什么,有事要我帮忙吗?”

“给你说一声,免得你觉得我千里迢迢跑过来参加线下聚会很可疑啊。”蓝河笑笑。

“哪能啊,我这人可护短了,是你干的我都能帮你推到别人身上。”叶修满不在乎地说。

蓝河表情有点不自然,伸手做了个捶人的动作:“你真觉得满嘴跑火车不要钱是吧!”

“哎,我是说真的。”叶修面不红心不跳。

“得了吧。”蓝河才不相信这些,他可是知道的,叶修当初为什么被嘉世赶出去,不就是因为他为了探寻事实真相触及了些不能碰的势力吗?这人为了真相命都可以不要,怎么可能为了自己做出这种事情。

“真不要我帮忙啊?”叶修再次问。

“我要不起啊。”蓝河可怜巴巴地说,“当初就请你帮我保守个秘密,你就让我帮你管了这么久的新人,现在这忙我请你帮,岂不是要把我下半辈子都给搭进去啊。”

“这么厉害啊!”叶修把腿放下了,颇为欣喜地往前凑了凑,“那我非帮不可了!”

“别闹。”蓝河往后一缩,连忙制止了这段对话。

叶修这边倒是失落上了:“真不用我帮啊?”

“真不用。”蓝河无奈道,“咱们还是回到正题,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刚都问得差不多了。”叶修说,“聚会的过程没什么毛病,我比较在意聚会结束之后。”

“之后怎么了?”

“之后,除了你之外的那三个人都回了一趟别墅,因为有东西落下了。”叶修说,“你说有一个人丢还情有可原,三个人都丢,而且都赶在晚上来找,是不是有些奇怪?”

蓝河有些意外:“真的假的?”

“真的啊。”叶修说着,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没落东西在这儿吧?”

蓝河摇头:“没啊,我聚会结束之后就直接回去了。”

“如果你也丢了东西,那这地方还真受诅咒了。”叶修笑道,“对了,你为什么会参加这个聚会?跟你接的那个案子有关系?”

“没有,我想给自己放个假而已。”蓝河说,“案子没头绪,压力太大了,想找个地方放松放松。”

叶修定睛一看,蓝河眼下果然有些青,不禁心疼道:“还是让我帮帮你吧。”

蓝河汗颜:“叶神,你别这样,我很紧张啊。”

叶修不解,蓝河解释道:“你想想你以前,都是想方设法剥削我、压榨我……现在突然对我这么好,我实在是诚惶诚恐。”

“说到以前,我倒是有些话想问你。”叶修收敛了从蓝河进门开始就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当初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蓝河抿抿嘴,微微别过了目光:“没有,工作调动而已。”

“调回总部之后这么忙啊,电话都不给我打一个。”

“你不是没有手机吗?”蓝河小声道。

叶修掏出手机在蓝河面前晃晃:“早买了,与时俱进嘛。”

“我连你买手机了都不知道,怎么知道你的号码?”

“我当时给你发QQ消息了。”

“我现在用微信,QQ早卸了。”

“还在荣耀论坛给你发了私信。”

“私信我的人太多了,处理不过来,索性给关了。”

“是嘛……”叶修不置可否地摸摸下巴,“那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打给你,你存一下。”

这下蓝河找不到理由拒绝了,只得把手机号报给叶修。

叶修一边拨号一边站起来,走到蓝河身后。电话拨通,蓝河的手机在他衣兜里响了起来,蓝河没把它拿出来,直接伸手进去摁掉了:“行了吧,我等会儿存上。”

“那不行。”叶修耍起了无赖,“你拿出来,我看着你存。”

“不用了吧……”蓝河不知道叶修今天怎么了,对存电话这件事这么执着。

叶修不说话,就这样看着蓝河。蓝河被盯得受不了,只得不情不愿地掏出手机,解锁的时候突然起身,背对叶修一边捣鼓手机一边说:“我不是很习惯别人看我手机……”

以前我没手机的时候你直接把手机扔给我玩儿,没见你说不习惯啊。叶修想着,不动声色地一探身,便看见蓝河点开未接来电的时候,排在第一位的分明不是一串数字,而是清清楚楚两个大字。

叶修。

评论(7)
热度(77)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