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叶蓝】蓝桥春雪杀人事件(7)

*侦探叶X嫌疑人蓝。

*说五天就五天,多一秒都不行。


————————————————


一根烟燃尽了,叶修慢慢呼出最后那一口,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心中泛上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两年过去了,他依然不知道自己当初和蓝河之间究竟出了什么差错,让蓝河做出这样的选择。工作调动?他才不相信,手头又不是没有春易老的联系方式,发个消息过去一问就知道——蓝河是自己申请调回的。

纵然叶修是被众人公认的名侦探,却丝毫没有办法推理出蓝河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

蓝河当时被总部派到H市学习进修,顺便协助侦办一个G市的疑案,因为个人兴趣,跑到兴欣茶餐厅参加荣耀论坛的小型聚会。可人到了茶餐厅才发现,这个号称“推理俱乐部”的地方却一点俱乐部的样子都没有。

他点了一杯蓝柑汽水坐在旁边,听其他参加聚会的人对一个小问题各抒己见,慢慢竟起了争执。他有点担心,想上前制止,又发现两人争论的内容一直没有跳脱谜题本身,只是就事论事的讨论而已。蓝河偷偷分析着两人观点中的漏洞,却不忍心上前去打扰了两人的好兴致。

这时候,茶餐厅——也就是俱乐部的老板娘陈果出现,给大家出了一个谜题,第一个得出正确答案的人能够得到今天晚餐免单的奖励。大家纷纷停止了本来的讨论,投入到对这个谜题的思考之中来。蓝河也来了兴致,把汽水放在一边,掏出小本子来写写画画。

那个谜题看似简单,却总在最后关头将蓝河挡在门外。蓝河尝试着换了好多切入点,用各种不同的思路来解决,可是始终都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

在他思考的途中,有其他人站起来述说自己的观点,蓝河认真听了几个,都找到了不小的逻辑漏洞。他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继续想。时间就这样走过了三个小时,那些本来活跃的人都慢慢沉默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脸颓然。蓝河也没什么两样,他用力挠挠头发,伸手去拿自己的汽水——才发现汽水早已喝干。

“五点半了,大家有头绪了吗?”陈果再次走到为驻唱歌手准备的小小舞台上,拍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已经到了准备晚餐的时间了哦!”

大家灰心地摇头,蓝河抿起了嘴唇,认真地等待着陈果公布正确答案。

陈果环顾整个餐厅,发现只有蓝河目光如炬,便朝他说:“这位客人,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呃……”蓝河双眼紧张地乱飘,偶然看见餐厅的墙上贴着一句广告语“西湖美景真绝色,H市美食叫你饿”,情急之下道,“叫我绝色就好!”说完才觉得这个名字实在太过于羞耻了。

陈果也是一愣,还是强忍着笑意道:“那绝色同学,可以请你说说你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吗?”

“啊?”蓝河有点意外,又想去拿饮料,手刚伸出去又收了回来,“我还没有得出一个完美无缺的答案。”

“没关系,你随便说说就好。”陈果笑得十分友善,“咱们是因为兴趣聚集在一起的,每个想法都值得尊重。”

陈果都这样说了,蓝河也不再推辞,大大方方地站起来,朗声道:“纵观这个案子,有一个大家都能够注意到的巨大疑点……”

蓝河的声音温柔好听,像一条小溪一样清冽舒服,他条理清晰地一口气讲完了自己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大家都对他露出了钦佩的目光,有几位甚至准备鼓掌了,蓝河却缓缓呼出一口气,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想了好多种解释,但是有个地方一直都觉得想不通,凶手甲为什么在一开始会在别墅周围转一圈,留下自己清晰的脚印。我本来想,他也许是想隐藏什么痕迹,但是那天晚上有暴风雪,前一天的痕迹也应该被完全掩盖住了才对……”

陈果的眼神满是惊喜,蓝河的推理和她手里的正确答案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作案手法几乎和答案一字不差,只是……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凶手。”这时候,一直没有露面的叶修懒洋洋地踱上了小舞台,“他走那一圈,不是为了隐藏痕迹,而是为了留下痕迹,从而让大家对死者的死亡时间做出错误的判断。”

蓝河瞪大了眼睛,张张嘴想喊叶修的名字,看周围的人都不认识他,硬生生忍了下去,顺着叶修的话道: “所以实际上,死者并非死在清晨,而是在前一天的晚上!那时候正是暴风雪天气,门窗都被吹得‘哐哐’作响,没有人会注意到死者的房间里发出的那个巨大的撞击声!那个人在雪地上走的那一圈,就是为了绕路去死房间留下一些仿佛没有清理干净的指纹,让大家以为他才是行凶的那个人!他愿意承担凶手全部的罪行,自然也会帮那个人作出伪证,那么凶手就是号称前一天夜里和甲一起待在房间里聊天的丙!”

叶修点点头,补充道:“还记得老板娘的描述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吗?‘烧热水的仆人看丙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好像十分生气’,可丙自己说他和甲聊天聊得非常开心,这两句矛盾的证词应该相信谁的呢?其实两人都没有撒谎,因为那天傍晚,甲丙两人确实在一起聊天了,丙给甲讲了一个自认为万无一失的计划,情绪高涨,想要杀死杀母仇人丁,甲指出了几个问题,还提了几句当年那个杀母案的细节,希望丙能够知难而退,本意是阻止丙,不料却让丙趁机完善了自己的计划,并在当晚实施了一切。”

“甲早上起床时路过死者房间,一看便知道这一切是出自谁之手,他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所以担下了这一切?也不对啊……”蓝河低下头来,睫毛因为疑惑一颤一颤的。

叶修看着他头顶的发旋,出声提示道:“为什么甲能够说出当年案件细节?为什么丙在听到甲要阻止自己的时候这么愤怒?”

“因为……丙本来认为甲会支持自己,因为甲跟当年的杀母案也有非常紧密的关系!”蓝河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甲是丙的兄弟,或者舅舅……或者根本就是父亲!”

叶修笑道:“没错,这也是我们一开始刻意模糊各个角色身份关系的原因。”

蓝河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叶修也笑,对大家说:“这毕竟只是我们编出来考考大家的谜题,所以用了这种比较取巧的叙述陷阱;但是在现实中,这种情报模糊的情况是很少发生的,大家的思路都很有意思,不要气馁。”

蓝河虽然没有真正地推理出案件的真相,但对作案手法的叙述实在准确精彩,陈果心里喜欢这个清清秀秀的小青年,特许了一份免费的晚餐。

“你想问题的思路还挺专业的。”蓝河正对着一份套餐大快朵颐,叶修坐在了他面前搭话道,“以前呆过什么比较正规的俱乐部吗?”

蓝河本来想摇头,但觉得人家都请你吃饭了,撒这种无关痛痒的谎也没什么意义,干脆大大方方地点头。

“蓝雨的?”叶修问。

“你……你怎么知道?!”

“听你口音像G市人。”叶修说,“那我肯定从最出名的猜起咯!”

“这样啊……”蓝河暗自松了一口气。

叶修再猜:“蓝河?”

蓝河的心又吊了起来,好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哈哈,真是你啊!”叶修笑道。他之前在荣耀论坛就和这位蓝河有过一些交往也想象过这个小青年的模样,今天一见,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更加有趣。

蓝河想说不是,又觉得这样干瘪苍白的解释肯定骗不过叶修,只好压低声音道:“你别这么大声,被我老大知道我上班时间跑到别人的俱乐部里玩儿,我会死很惨的!”

“你们老大这么严格吗?”

蓝河在心中默念“大春我对不起你”,一边一本正经道:“对啊!所以千万别声张,就当帮我个忙!”

叶修听他这么认真的语气,一下子乐了:“行啊,我帮你个忙,你也帮我个忙呗?”

“成呀,你说!”

“你看也知道,咱们这俱乐部也才刚刚起步,你在蓝雨那边还算个小领导吧?要不来我们这儿管管新会员?”

“你自己的会员自己管啊!”蓝河低吼。

“哎呀,哥可是个大忙人啊!”叶修看上去十分臭屁,看蓝河一脸不信,还真的收拾出了一个认真的表情来:“真的,半句假话都没有。”

蓝河手头的案子正好进入了瓶颈,上头没新的消息,自己这边也查不出新的线索,进修也就走个过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蓝河的表情有些动摇,叶修连忙伸出五根手指说:“就五天!你就来我们这里帮忙五天,工资按着你们蓝雨的标准来,我一分也不会少你。”

“那好吧。”蓝河最后还是松了口,“你说的,就五天。”

 

思绪回笼,叶修对着窗玻璃勾了勾嘴角,又点燃了一支烟。


评论(3)
热度(77)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