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叶蓝】蓝桥春雪杀人事件(9)

*侦探叶X嫌疑人蓝。

*叶修:你们G市人都这么会煲汤吗?那我以后有口福了。


————————————————


考虑到陈果因为白天见到的场景而没能好好睡觉,魏琛特地在家里煲了汤给陈果提了过来,叶修也跟着享了点口福。

“哎老魏。”叶修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汤,“你别的不行,煲汤的手艺还是真不错。”

“那你说道说道,我哪里不行了?”魏琛不屑,“老夫在推理界一展雄风的时候,你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呢。”

魏琛也不是乱吹牛皮,他还是蓝雨刑侦队队长的时候,确实解决了许多疑难重案。一次和犯罪分子正面交锋的时候,子弹直接射穿了他的肩胛骨,从此落下了顽疾。他在岗位上再坚持了几年,还是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早早辞了职,成为一个自由侦探。

“老叶,那案子你有想法了吗?”魏琛问,“要我出马帮帮你不?”

“不用,我基本有个想法了。”叶修说,“手法不难,但取证并不容易。”

“怎么说?”

“你看了监控录像就知道。”叶修还在慢悠悠地喝汤,“不急这一会儿,先吃饭。”

“除了你还有谁在吃饭?”陈果把筷子横在碗上,和魏琛一起盯着叶修看。

叶修对两人的眼神视而不见,自己泰然自得地品着老魏的手艺,直到把那碗汤都喝了个赶紧,才咂咂嘴道:“你们G市人都这么会煲汤吗?”

魏琛自夸道:“可不是!”

叶修意义不明地勾了勾嘴角,对魏琛道:“过来,我俩再把监控看一遍。”

 

屏幕上的画面一帧一帧放映完毕,叶修把它暂停在最后那扇静止的门,朝魏琛道:“我说得没错吧?很简单的案子。”

魏琛却皱着眉头:“不至于吧?你是想说犯人就是监控上这个人?”

“对呀!”

魏琛看了叶修一眼:“我记得这个人是你……”

叶修打断他:“你还在队里的时候,对于这种看不见脸的监控,你们一般怎么确定里面人的身份?”

“通过身形、衣着以及一些习惯性的动作。”魏琛说,“比如走路时手臂甩动的幅度、一般情况下步子的大小……”

“但是这个设置在门口的小监控,很难让我们捕捉到手臂甩动幅度、步子大小这一类的信息……”

“所以在衣着打扮上做做文章,很容易瞒过他人的眼睛。”魏琛接话,“那这么说来,每个人都有作案可能了?”

“也不是。”叶修说,“在这三个嫌疑人之中……”

“四个。”魏琛说,“张展、樊杰、周浩广,还有蓝河。”

“蓝河?他肯定不是。”叶修说,“大N也可以排除,他块头比较大,很容易和别人区分开。”

“那你说说蓝河为什么就可以排除了?”魏琛问,“别说因为他是你看上的人啊!”

“你这么说还真没错!”

“去,别在这儿不正经,办正事儿呢!”

“我是说真的。”叶修说,“这个案子漏洞太多了,如果是他做的,肯定不会留下这么多把柄。”

“那你说说看。”

“第一。”叶修说着把监控拖到了下午两点左右,“蓝河在这里看了一眼监控,说明他是知道监控的存在和具体位置的,那么如果他是凶手,肯定不会选择穿自己下午穿过的那套衣服行凶。”

“第二。”叶修把监控拖到晚上“蓝河”再次出现的时候,“他敲了门之后,仅仅只间隔了一分钟,就忍不住去拧了门把手,而第一个返回的张展……足足等待了一分四十八秒。老魏,如果是你去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家里,敲门没有人应答,你会怎么做?等待,还是尝试自己开门?”

“肯定是等待啊。”

“对,一般人都会这么选择。”叶修说,“就算他是存心要进去杀了杨逸,也应该做戏做全套,至少应该敲个好几分钟门吧?蓝河可是非常注意细节的人,他昨天说没存我电话,我逼他必须存好给我检查,他都特地把给我存的名字换掉了,生怕我从他打字动作持续的时间里看出他已经存过。这样一个人,在做杀人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魏琛点点头:“确实。这么说,犯人会直接开门,是因为他知道门没有上锁……甚至知道里面根本不会有人来开门!那么嫌疑最大的就是之前离开的周浩广和樊杰了。周浩广身材高大可以排除,只剩下樊杰……”

叶修挑眉,魏琛蹙眉道:“但是杨逸是在昏迷中死亡的吧?莫非周浩广是共犯?”

“我想,周浩广参与了这个案件,但没有参与杀人。”叶修说,“他的任务应该只是将杨逸迷晕。我目测杨逸也有将近一米八,樊杰身高不到一米七五,又瘦,没办法一个人将杨逸放倒。”

“所以他拜托周浩广帮忙做这件事。”魏琛道,“周浩广知道樊杰要杀人吗?还是樊杰找了个其他的理由?”

“这就不清楚了。”叶修遗憾道,“咱们可能得再叫大家来一趟。”

“证据,动机。”魏琛提醒道,“这两个你都拿不出来,把人叫来有用吗?”

“证据,动机。”叶修笑着将魏琛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要樊杰亲口告诉我。”

 

 

陈果给大家发了一个信息,说还有一些不明了的地方需要再次询问大家,劳烦大家再走一趟。毕竟事关人命,这次没有人推脱,纷纷说两点一定到。

两点钟,大家都到齐了,叶修让他们坐下,自己把单人沙发拖到蓝河旁边坐下,道:“不好意思让你们再跑一趟。”

大家都说不存在,叶修笑了笑,道:“今天将大家重新请到这里,是想让大家一起来推一推这个案子……”

所有人都很错愕地互相看了看,叶修把U盘插在客厅的电视机上,播放了案发当天的监控录像。

大家的表情一开始都很平静认真,直到张展、周浩广和樊杰都依次返回杨逸的住处,蓝河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惊讶才出现在他们的脸上。等视频播完,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了。

“不是吧……”张展愣愣地看向蓝河,“蓝桥,不是吧……”

周浩广的眼睛里直接带上了愤怒,他一语不发,却无声地谴责着蓝河。

蓝河本人更是诧异,他甚至都要站起来为自己辩解,叶修却按住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叶修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樊杰,他发现樊杰在看到录像之后第一反应是飞快地瞟了一眼周浩广,然后才看向蓝河。

“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叶修淡淡地说了一句,“大家来说说自己的推理?”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张展看上去有些激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平时虽然喜欢推理,却是第一次这么直接地参与到一桩命案之中来,情绪显然有些不受控:“监控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蓝桥最后一个离开别墅,只有他有机会杀人。”

叶修轻轻握了握蓝河的手,蓝河转头去看他,见他脸上带着鼓励的微笑,心里顿时安定了许多。叶修的信任,对于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力量来源。

“请问你是怎么判断那个人是我的呢?”蓝河直白地看着张展,“监控里看不见脸,我们只能从人的身形和穿着来判断他的身份。视频里的人只是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怎么能说那个人就是我呢?”

被这样一说,张展才认识到自己因为激动而忽视了细节。

周浩广粗声道:“同理,你也不能拿出证据来证明那不是你。”

蓝河抿紧了嘴唇,叶修在旁边帮腔道:“我倒是能拿出证据。”

周浩广看着叶修,叶修一点儿也不慌,环视所有人一圈,问道:“蓝桥今天穿的是那天的衣服吗?”

“是。”张展说,“我很喜欢他的这件外套,还特地问过他在哪里买的。当时我还凑过去摸过牛仔的质量,把里面那件卫衣的款式也记得很清楚。除非他有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不然我绝不会弄错。”

叶修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行,那蓝桥,你现在把帽子戴上吧。”

“这个……”蓝河有些为难,“这件衣服帽子有点小,我戴上之后布料都贴着头皮了,所以我一般都不戴……”

樊杰的表情一下子慌了。


评论(6)
热度(71)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