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叶蓝】蓝桥春雪杀人事件(完结)

*侦探叶X嫌疑人蓝。

*叶修:我就看看你们能吃多少。

————————————————

樊杰往后缩,仿佛这样就能躲过叶修的指控。叶修的声音并不激动,它沉着却坚定,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

“我们很快就会报警,到时候他们把小区里的监控调出来,比对一下走路的姿势就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你。”叶修淡淡地说,这句话却几乎完全击垮了樊杰。他沉默着,既不反驳,也不认罪,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原地,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叶修静静地看着他,放柔语气道:“小杰,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帮你计划好这一切?他告诉你杀人手法,帮你准备好衣服,甚至还告诉你之后会让你安全地离开……”

樊杰终于有了反应,他抬起头来看叶修,满脸的泪水。

“小杰,你告诉我……”

樊杰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肯说。叶修想,恐怕樊杰有什么弱点握在那个人的手里,让他完全不敢提及一丝一毫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叶修求助地看了一眼蓝河,蓝河缓缓输出一口气,走到樊杰面前,单膝跪坐下来,让自己的眼睛和樊杰持平。他掏出自己的警官证,向樊杰保证道:“一会儿我的同事来了,我们带你去警局,不会有人伤害到你。那个时候,你就把你自己知道的告诉我们,好不好?”

蓝河的声音非常温柔,就像一股暖暖的泉水,樊杰抹了抹眼泪,终于点了头。

 

系舟他们来的时候,樊杰已经停止了哭泣。他红着眼睛,乖巧地让系舟为他戴上手铐,跟着他们上了警车。只是在路过周浩广的身边时,他近乎哀求道:“周哥,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周浩广狠狠吸了一口气,用力揉了一把樊杰的头发:“别怕,我会去看你的。”

樊杰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涌了出来,他抬手胡乱擦了两把脸,使劲拉扯出了一个笑容。

叶修目送樊杰的背影,刚刚说了这么多,烟瘾都上来了,他转身躲到会客室里抽烟,蓝河过来跟他告别:“叶神,我也先走了。”

叶修没回应,蓝河就一直站在房间门口静静地看着他。两人在暗地里较劲儿,比赛谁更沉得住气。

最后还是蓝河先开口了:“真走了,拜拜。”

叶修摁灭了烟,两步跨过去,一把就把蓝河拽了进来,接着关上了门。

“叶修,放开我。”蓝河小声道。

“你刚刚本来可以走的,你没走,我以后就不会放你走了。”叶修的脸离得很近,呼吸间还有点淡淡的烟味,蓝河下意识想往后躲,却被紧闭的房门阻碍了。蓝河其实不喜欢闻烟味的,可这味道和叶修联系起来,又好像没这么讨厌了。

“快放开我……”蓝河别来了脸。

“好呀。”叶修还真的放开了他,整个人退开几步的距离,“案子解决了,该解决咱俩的事儿了。”

蓝河也不看叶修:“咱俩能有什么事啊?”

“就我电话里问你的那件事儿。”叶修说,“我知道你说谎了,我看到了,你早就存了我的电话。”

蓝河嘴硬道:“存了就存了呗,我给忘了,以为没存呢。”

“你自己审查一下以这句话的逻辑!”叶修的语气很是恨铁不成钢。

蓝河不想说话了,那正好,叶修来说。

“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咱们也不是那么熟……”

“我可是天天都想着你。”叶修说得云淡风轻,就像一句玩笑话。

蓝河想起他还在H市进修的时候,叶修骗他帮自己管俱乐部,当时自己虽然累,却体会了一把纯粹推理的快乐,颇有几分乐不思蜀。当时叶修怎么说来着?他说“如果你想,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当时蓝河想,这是不是在邀请我一直留在他身边呢?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闪现了一秒钟,就被他驱赶了出去。不会是这样的,叶修只是想要一个有经验又不要工资的打工仔,他那句话说得这么轻松自在,怎么可能有什么特殊意义呢?

现在也一样,叶修不处理正事的时候就是这么不正经,垃圾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于是蓝河也尽量用玩笑的口气回道:“怎么,你可别说你还天天梦见我啊?”

“那倒没有。”叶修说,“都是清醒的时候想你。”

蓝河给自己鼓了鼓劲,强迫自己看着叶修的眼睛道:“你是不是还是有点喜欢我啊?”

他看见叶修眼中的笑意一瞬间就要溢出来了:“不是吧小蓝,我不是好久以前就跟你告白过了吗?”

“啊?”蓝河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他绞尽脑汁回想,也想不到叶修究竟那一句话能够算作告白。难道是……

“对呀。”叶修那边也很无奈,“你以前来帮忙的时候,不是跟我说你都有点不想走了吗?还记得当时我说了什么?”

蓝河当然记得,这句话被他反反复复地挖出来咀嚼,想从中觉出、却又不敢觉出一些暧昧的意味:“‘如果你想,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对呀。”叶修说,“你这么聪明,我还以为你能懂。那现在我直白地翻译一下吧:我喜欢你,如果你愿意,一直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蓝河觉得自己的信息处理系统要崩盘了,刚刚解决了一个案子耗了不少脑细胞,现在叶修的一席话,完全让他的CPU爆掉:“不是,等等……”

叶修根本不给他时间考虑:“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蓝河傻愣愣地看着叶修,往自己大腿狠狠拧了一把。

叶修哭笑不得:“你没做梦。”

“不是,但是……”蓝河面红耳赤,舌头还有点不听话,“你去哪里学的这些啊!”

叶修:“多谢夸奖。”

“……”蓝河有点无语,觉得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也被毁了。他稍微放松下来,但还是有点害羞。他摸了摸头发,说道:“你得给我点时间想想。”

“你都想了三年零两百二十三天了。”

“哪有这么久!”

“有啊,我今早上给你打完电话,现算的呢。”叶修说,“不逗你了,你好好想吧,我不急。”

“嗯,好……那我先走了?”蓝河侧身打开了门,“樊杰的口供回头整理好了给你看。”

“行。”叶修说,“我送你到门口。”

“你留在这里还有事吗?”

叶修微微点头:“嗯,我在想,这个案子跟你一直在查的那个有没有关系。”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你这么一说,杨逸确实也是,有些小恶,但罪不至死……”

“之前我就在想……”叶修道,“樊杰从杨逸家离开到返回,中间只差了一个半小时,这里是远离市中心的别墅区,到最近的商业街有大约三十五分钟的车程,考虑到等车、选衣服的时间,一个半小时显然有些不够用的,他是怎么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完这一切的?”

叶修送蓝河到大门口,扒着门框继续说:“还有就是樊杰的计划,会不会太完备了一些?他怎么会知道杨逸家门口有个私装的监控摄像头?会不会是杨逸在以前聊天的时候就提过?还有,他和杨逸的矛盾如果只有聚会上那几句话,足够引起樊杰的杀意吗?”

“所以你觉得,樊杰后面还有人接应……不对,应该说是有人预谋!”蓝河说,“他有可能帮樊杰准备衣服,教他怎么利用摄像头……他究竟是谁?”

叶修摇摇头:“从樊杰的反应看,他应该是直接与那个人联系的,但不知道是见面呢,还是只在网络上交流?”

“会不会是张展和周浩广其中一个?”

“应该不是。”叶修说,“樊杰怕那个人,但对张展的态度一直比较正常,对周浩广更是超出常人的亲近。”

蓝河点点头:“看来只有问问樊杰本人了。”

“嗯,你快去吧。”叶修朝他挥挥手,“咱们明天见。”

“好。”蓝河也朝他挥手,被案子压抑了许久的心都轻松了许多,“明天见。”

 

 

两天后,蓝河带着樊杰的口供卷宗,敲开了兴欣侦探事务所的门。

罗辑本想去开门,却被叶修一个眼神吓了回去。叶修开了门,扒在门框上问道:“说好的明天见呢?”

蓝河哭笑不得:“咱们那里也有程序要走啊。”

叶修不置可否,侧身让蓝河进来,领着他坐到沙发上。兴欣的小年轻们煞有其事地在两人身边走来走去,偷偷在心里找了一万个理由装作不经意间看到了蓝河的脸。

蓝河被盯得不好意思极了,他双眼紧盯着卷宗,一点儿也不敢往旁边瞅。

叶修暗暗欣赏了一下蓝河害羞的小模样,才开口到:“你们几个,差不多行了啊。”

小年轻们带着“你在说什么啊我们都听不懂”的表情作鸟兽散。

蓝河这才放松下来,将卷宗递给叶修:“本来这份文件是绝对保密的,但因为你是功臣,才特许拿给你看。”

叶修看着密密麻麻的字头都大了,把文件推回去道:“你挑重点的给我讲讲就行了。”

“也行吧。”蓝河把文件放好,“有个人在聚会前半个月找到了樊杰,提出希望他帮自己杀一个人。樊杰当时就当这只是一封垃圾邮件,没有理睬,那个人却再发了一封,告诉他会支付他一笔丰厚的报酬,还询问了他的银行卡账号。”

“他没说是哪个人?”

“他也说不出是哪个人,他们两个人并没有见过面。”蓝河说,“我继续说。樊杰不相信,那个人却说先支付他一半的酬金,让他再考虑考虑。你也知道,樊杰家庭条件不好,他父母只是菜市场的小摊贩,供他读书几乎掏光了积蓄。但是樊杰的妈妈得了乳腺癌,需要动手术,前后加起来需要三万多,家里拿不出钱,而那个人许诺的酬金正是能够救命的五万。”

“他父母是卖什么的?”

“家禽。”蓝河回答道,“主要是鸡鸭鹅,偶尔好像也有肉鸽。”

“原来如此……”

“你是在说樊杰杀人时布置的现场问题吧。”蓝河看懂了叶修的意思,“我问过他,他说这部分并不是那个人要求的,而是源于自身的愤怒。樊杰平时都比较胆小,可能所有压抑的愤怒的情绪都在那瞬间释放了吧。”

“他以前在房间在家,应该也会帮着家里做事,所以手法会比较熟练。”叶修道,“这样死者致命伤口如此干净利落,就有合理解释了。”

蓝河点点头,继续之间的话题:“说回那个神秘人。樊杰还在读书,没有什么挣钱的能力,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给了那个人银行卡号,那个人很快就打了两万五过去,够樊杰妈妈的手术费用了。那个人还叫樊杰不用担心,自己已经有了一个计划,能够帮助他脱离嫌疑,接着便告诉了樊杰那个利用摄像头的方法。”

“半个月前?”

“对,半个月前。”蓝河说,“那个人想杀杨逸很久了,我甚至怀疑杨逸会提出举办一个线下聚会,都是那个人引导的结果。”

“是,杨逸这种不上班又喜欢炫耀自己的公子哥,说几句恭维话指不定就能达到目的。”

蓝河点点头,继续道:“你之前说樊杰坐车去商圈买衣服的时间很紧张,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因为那套衣服是那个人早已经准备好,放在超市的自助储物箱里面的。你知道的,储物箱开门是红外线识别条形码,那个人把条形码拍下来发给樊杰,樊杰从杨逸家离开后直接去了那家超市——不远,离杨逸家就两站路,十分钟。

“衣服的款式是樊杰发给他的,当时我们几个人一起自拍了几张,发在了讨论组里。我们调查了樊杰的手机,聊天记录被删除,我们正在联系运营商复原……

“樊杰还说,他会帮那个人办事,除了缺钱之外,还因为那个人知道自己的妈妈正生了病,他说过‘这五万块给你妈妈治了病,足够你换一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了’……我们去查过了,樊杰的妈妈确实患了乳腺癌,在一周以前顺利动了手术,现在正在康复治疗。她的状态很好,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如果樊杰没有进去,他可能已经带着父母离开H市了。”

“樊杰这个案子,若不是他亲自认罪,多半也会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立案。”叶修若有所思道,“但是他的心里素质并不好,在我这里露出了马脚。但是如果……如果他当时挺过了那一拨心理战,现在岂不是已经离开H市……”

“是的,就和我手上的案子一样。”蓝河的声音沉了下来,“罪不至死的死者,消失不见的凶手……”

叶修微微皱起了眉。

“现在只有等跟运营商达成了协议,才能试着通过聊天记录追查到那个背后的人。”蓝河说道,“也比之前要好了,至少有了一点头绪。”

蓝河说完就沉默了,他和叶修面对面坐着,相顾无言,仿佛还在为之前的案件和不明朗的未来担忧和感慨。

就这样过了五分钟,叶修掏出手机来捣鼓了一阵,对蓝河说:“我来帮忙吧。”

“啊?不用了。”蓝河摆摆手,“不麻烦你了,大侦探。”

“说什么呢。”叶修把手机递给蓝河,“刚跟文州联系了,不要报酬,我来帮你。”

“你说什么?”蓝河听到叶修说自己不要报酬,眼睛都瞪圆了。

“不找你们蓝雨要报酬,但是要找你要。”叶修勾了勾嘴角,“当我男朋友啊,江南地区第一神探,随便你差遣。”

“你……我……”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叶修站起身,去招呼那些躲在墙角和门缝偷听的小年轻:“走了,哥请你们吃饭去。”

包子:“老大,这是你的脱团饭吗。”

安文逸帮腔:“不是脱团饭,我可不吃啊。”

叶修不回答,只是玩味地看着蓝河。其他人都顺着叶修的眼神看着蓝河,蓝河耳根一下子红透了:“叶修!问你呢!”

叶修打定主意要蓝河回答,看着那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睛,蓝河别过头,咬牙道:“走,咱们把叶修吃得倾家荡产!”


评论(13)
热度(137)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