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火TJ】名流交往的原理应用(10)

*霹雳火xT.J.

*我好激动,狗血的味道越来越近了!

————————————————

“回去了吧。”不知道拥抱了多久,T.J.轻轻推开Johnny,“不是说明天要下海吗?”

“你不是不愿意吗?”Johnny一步退回他身侧,“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T.J.把头别到另一边:“你不是说你会保护我吗?谁弄我就把谁变成烧烤?”

“我说到做到。”Johnny说,“明天可不准临阵脱逃啊。”

T.J.拍拍胸脯:“那还用你说!”

两人沿着海岸慢慢地走回酒店,因为烧烤的气味太大,两人还是简单冲了个澡。

Johnny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叫工作人员来换了干净的被单,趁T.J.洗澡的时候,他把堆在床上的杂物移开。当T.J.带着一身水汽出来的时候,Johnny已经乖乖呆在另一张床上玩手机了。

T.J.坐下擦头发,他现在腰还有点痛,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Johnny刚刚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之后,他突然有点兴致缺缺,不想和Johnny有什么亲密举动了。Johnny提出帮忙吹头发,T.J.拒绝了,Johnny便识趣地在T.J.吹好头发之后关上了灯。

黑暗之中,两个人的呼吸声变得格外明显,Johnny翻来覆去睡不着,转头一看,T.J.也睁着那双大眼睛发呆。

“你头发放下来的样子很可爱。”Johnny说,“看上去软软的。”

“是吗?”T.J.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它们总是很不听话,明天早上起来你就知道是什么样的灾难了。”

“像我这样剃个板寸,就没有这些烦恼了。”

“不行,我剃板寸好难看的。”T.J.说,“显得我的脸更肥了。”

“不可能。”Johnny很肯定地说,虽然T.J.的脸看着确实有些肉嘟嘟的,但那跟“难看”这两个字一定毫无联系。

“我骗你干什么。”T.J.说,“我高中毕业舞会上喝多了,醉醺醺地和一群损友打赌,等我清醒的时候,就觉得头有点凉。”

“哈哈!”Johnny大笑,“这么说来,我高中的时候留过长发的。”

“多长?”

“差不多到肩膀吧?”Johnny说,“可能没有这儿么长,但是一定是过耳朵的。”

T.J.想象了一下那个样子的Johnny,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为什么?”

“以为这样看着像摇滚少年呗,而且那个时候姑娘们就好这口。”Johnny说,“那段时间的照片我都压箱底了,实在是不想再看见。”

T.J.还在笑,Johnny看着那边微微颤动的杯子,也跟着笑,两人傻乎乎地笑了半天,可能都笑累了,才慢慢地停下来。

“说到姑娘……”T.J.打破了逐渐凝固的空气,“你交了这么多女朋友,从来就没有一个让你想一直走下去?”

Johnny叹了一口气:“她们除了长相,都没什么区别。”

“怎么可能!”T.J.说,“就我记得的那几个,Emily,那个很勇敢的记者,她的报道让好多政客都忌惮;还有Grace,她自己创建了一个首饰品牌,现在可是时尚圈的宠儿;更不用说Ivy……”

Johnny打断他:“Emily、Grace,还有什么Ivy,对于我而言都没有什么不同。”

T.J.没有说话,Johnny便继续说:“认识了一段时间,可能也就一两个星期吧?我觉得我们两个根本就算不上男女朋友,但她们就忍不住开始管起我的社交、我的生活。”

“她们也许是有些心急,但她们都爱你。”

“爱我?”Johnny说,“你知道她们在扇我耳光之后一般会说什么吗?”

“你这个臭男人?”

“这也不算错,但更重要的是后面那句:我真是看错你了。”Johnny嗤笑了一声,“她们以为我是什么样的?为了她浪子回头,成为居家好男人?她们根本不是在‘爱我’,而是在爱她们想象之中某个……长得和我很像的人。”

“哎……”T.J.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过去,好像也是和自己幻想中的假象谈了一场恋爱。

“我觉得,爱应该是在看到对方的不完美之后依然爱,而不是勒令对方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改变。”Johnny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你觉得‘改变’是坏的吗?”

“也不能这么说,不知不觉的改变当然是好的,但是那种强迫的改变,比如一下子就要求我对一个人专心致志,或是借着关心我的名义禁止我再玩赛车……你相不相信,以前还有个姑娘对我说,当超级英雄虽然很帅,但是太危险了,叫我退出神奇四侠。”

“噗嗤!那你怎么说的?”

“我找个借口溜了。”Johnny说,“其实我一开始也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周就换个女伴,只是这个名声传开之后,来接近我的姑娘都是些想玩儿的,这就成为一个恶性循环了。”

“你也可以换个环境试试看啊?”

“没兴趣。”Johnny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这样不也挺好的,我和姑娘们各取所需,谁也不影响谁,我甚至不用费心记她们的名字。”

“你好冷漠。”T.J.指责道,“不过我也没差。”

“T.J.,我们不一样,你值得一个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人。”

“你总是这样说。”T.J.侧过身对着Johnny的影子,把自己缩进被子里,“但我要等待多久呢,五年、十年?还是直接等到最后,孤独终老?”

“别这么悲观,我可以陪你等嘛!”Johnny说,“在那个人出现之前,我暂时顶替一下那个位置,怎么样?”

“你这张嘴真的很会哄人。”T.J.喃喃道,“我算是明白那些姑娘怎么都相信自己是不同的了。”

Johnny有些困了,说话都成了模糊的嘟嚷:“告诉过你了,我说到做到。”

“我才不会这么傻呢。”T.J.小声得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晚安,Johnny。”

 

那天晚上T.J.梦见自己在海水中醒来,阳光还不算刺眼,柔柔地打在脸上。他想撑起身子来寻找Johnny的身影,却懒懒地不想动作。是不想动,还是不能动?T.J.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一阵敲门声就扰乱了他的梦境。他皱了皱眉,翻个身想继续睡,敲门声却坚持不懈,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T.J.正想起来,就听见那边Johnny下床的声音,于是他心安理得地伸腿夹住多余的被子,眼皮都没有翻一下。

来的人是Reed:“你们还在睡?”

Johnny也没有睡醒,口气明显有些不耐烦:“您来了我们还睡得了?”

神奇先生正经道:“可现在已经十点过了,Sue让我来问问你们是不是准备浪费这一上午。”

“她原话呢?”

Reed愣了愣,毫无波澜地复述道:“你去问问他们昨晚是不是不知道节制,别耽误了今天的安排。”

Johnny深吸了一口气,想起昨晚别说节制,连棉被都没盖就纯聊天了,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寸头:“什么安排来着?”

“坐船到往西,去小岛上参加音乐节。”Reed说道。

“哦,我给忘了。”Johnny转身进门,“你们先走着,我和T.J.晚点到。”

Reed探头往房间里面看:“Hammond先生还没醒?你们昨天……”

Johnny“嘭”地一声甩上了门。

T.J.一直在偷听两人的对话,现在也醒得差不多了,靠在床头似笑非笑地看着Johnny:“怎么,昨晚没爽到,现在不高兴了?”

“不是。”Johnny走过来想亲T.J.,却想起两人都没有刷牙,只好把早安吻印在对方的脸颊,“我只是不喜欢Sue他们打探我的私事,这样对你也很冒犯吧。”

“我倒是无所谓。”T.J.示意Johnny让开,自己蹭下床到洗手间刷牙,“好歹他们算是同龄人,我可是被我妈妈拉着问过……”

Johnny笑了,挤到T.J.身边去,把自己的牙刷伸到T.J.面前,还朝他眨巴眨巴眼睛,T.J.没办法,只好帮他挤上了牙膏:“你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吗?”

“你比较顺手嘛。”Johnny无赖道。

刷完牙,T.J.正准备去拿自己的洗面奶,就被Johnny捏着下巴交换了一个不长不短的吻。

“你干嘛?”T.J.觉得有些好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Johnny一觉醒来好像变得有点黏人。

“补你一个早安吻。”Johnny咧嘴一笑,飞速洗了个脸就转身出去换衣服了,留T.J.一个人在洗手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对视,心想可能Johnny就是这样吧,自己以前只是没跟他一起起过床。

 

两人的动作不慢,但走到码头的时候Susan一行人已经离开了。

“你想坐那种买票的小型轮船,还是我们自己租个快艇开过去?”Johnny问。

“你有游艇驾照?”

Johnny神气地扬扬眉,T.J.立即展露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OK,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办了手续就过来。”Johnny说完便跑开了,T.J.玩儿了会儿手机,拍了一张海滩的照片上传Instagram,Johnny还没回来,T.J.便无聊地在周边打转,踢着脚下纯白的细沙,突然看见地上有个小玩意儿反射着阳光,他捡起来一看,发现是一枚完整的贝壳。

虽然都是三十岁的男人了……T.J.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继续寻找贝壳,心里还想,这个Johnny怎么还没回来?

“T.J.,走吧!”Johnny的声音终于传来,T.J.把贝壳揣进裤兜里,三步并两步地朝快艇跑过去,还不等Johnny说完注意安全的话就长腿一伸跨坐在快艇的后座上,快艇有点微微摇晃,T.J.突然又有点紧张:“你可千万别翻船啊!”

“我可是专业的摩托赛车手!”Johnny说,“你还是先把救生衣穿上。”

“那可不一样!”T.J.系好救生衣,贴着Johnny的耳朵道。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一样。”Johnny微微转身给了他一个浅吻,“你要做的就是紧紧抱住我。”

评论
热度(45)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