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火TJ】名流交往的原理应用(12)

*霹雳火xT.J.

*真是科技改变生活,要放在以前指不定全剧终了呢……


————————————————


Susan用防护罩小心翼翼地把T.J.护在里面,Reed伸长了手将他从大海里捞出来。T.J.的背部都是淤青,嘴角还有没被海水冲干净的血迹。他紧闭着双眼,因为救出得及时,基本没有呛到水,但那微弱的呼吸还是让人心急不已。

天知道Johnny有多想去看看T.J.的情况,可身前这个大家伙又不依不饶地靠了上来。Johnny冷笑了一声,心想刚刚不过是因为T.J.在你手上,怕误伤了他,你以为现在你真的斗得过我?Johnny保持着高温,径直朝那怪物飞去,把它的胸腔撞了个对穿,接着围着它高速转动,那怪物发出痛苦的怒吼,可那吼声没持续到两秒钟就随着它生命的逝去而消失了。

极限燃烧十分消耗力气,放在以前,他这么秀了一场之后肯定马上就摊在地上休息了,但现在他不能这么做。他刚刚一把火烧坏了自己的衣服,现在要是直接灭火就要因为“裸奔”上头条了,Reed贴心地给他买了条泳裤,他沉到海里去套上裤子,才连滚带爬地来到T.J.身边。

“他怎么样……还,还活着吗?”Johnny觉得自己话都说不清楚了,T.J.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那双漂亮的眼睛紧闭着,皱起的眉头让人恨不得帮他担下所有的痛苦。

“我们已经联系了医院,他们说马上就到。”Susan说。

Johnny的眉毛完全拧了起来,他问Reed现在的时间,两秒后又问了一遍,毫无道理地责怪医院来得太慢。要不是他伤得太重,Johnny和Susan都可以用超音速的速度把他送到医院,但任谁也知道,T.J.现在别说超音速,连一般不够小心的搬运都能够要了他的命。

Johnny问了四五四时间,颓然地坐在T.J.身边,眼睛直直地盯着T.J.,半分钟都没有眨一次。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感知时间了,他想也许T.J.呼吸一次就是一秒,但他却不太敢看那留着一道红印的胸膛,生怕它突然停止了起伏。

救护车来的时候卷起了一阵扬沙,医护人员急冲冲地抬着担架下来,轻轻地把T.J.搬上车去。

“你们谁是家属?”

“我!”Johnny终于回过神,一下子蹦起来,紧紧跟着那白生生的担架。

Susan看了Reed一眼,Reed拍拍她的肩膀道:“跟过去吧,我和Ben留下来善后就好。”Susan点点头,也跑着上了车。

Johnny自己平时也经常受伤,但从没遇到过这么紧急的情况。他看着医护人员给T.J.进行抢救处理,大脑居然都没办法分辨那些操作的作用,他一向聪明的大脑里现在只想着,如果T.J.就这样醒不过来了,他要做什么才能够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这不是你的错。”Susan像是看透了Johnny一般,安慰地搂住弟弟的肩膀。

“这就是我的错。”Johnny说,“每次、T.J.每次遇到我都要倒霉。”

Susan想说你从不曾伤害过他,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他,但是她心里也知道,从他们被套上“神奇四侠”这个名号开始,他们注定要为与自己无关的危险负责。于是Susan不说话了,和Johnny一起看着T.J.,他已经三十岁了,可脸上还是有几分未褪去的稚气,现在这样躺着,居然像没要到糖果的小孩闭着眼赌气,结果自己不小心睡着了一样。Susan突然可以理解Johnny对于T.J.过分的保护欲了,他天生就应该被好好地保护起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经历危险和磨难。

Johnny轻轻握住T.J.苍白的手,只怪这救护车怎么不能再开得快一点。

 

 

T.J.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没办法正常牵动任何一块肌肉,他转转眼珠,发现床边有些奇怪的管子,就这样插在自己身体里,他混沌的大脑花了好几分钟才意识到是这些管子堪堪维持住了自己的生命。

再几分钟,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进来了,他操作了一番T.J.身边的复杂仪器,表示生命指标已经回归正常水平,可以离开重症监护室了。

T.J.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其他人把他搬来搬去,最后搬进一个颇为宽敞的单人病房,护士一走,Johnny就挤了进来,他一向干净的下巴现在冒了些胡渣,但整个人还算精神,T.J.想抬手指指他的胡子,却实在没有力气,想开口说话,又觉得嗓子仿佛粘黏在了一起,声音根本没有办法冲破喉咙传到Johnny的耳中。最后他只得弯了弯嘴角,呼出的热气在氧气面罩上凝结成了一阵雾气。

可Johnny偏偏懂了他的意思,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柔声问道:“很难看吗?”T.J.微微摇了摇头,怕那动作幅度能不能被Johnny看到,又接着皱了皱鼻子。Johnny笑了两声,说:“我也觉得还不错,挺有成熟男人风范的。”

于是T.J.的氧气面罩又被雾气填满了。

“我给你读故事吧。”Johnny说,“或者我帮你把病床摇起来一点,你看看电视?”

T.J.摇头,Johnny说:“好吧,你想听什么?”

T.J.没法儿说,顿时觉得Johnny这么问纯粹是故意逗弄自己,眼珠子转了转以表达自己的不满。Johnny又笑出了声。

从T.J.醒来开始,Johnny的心情一直好得出奇,前几天的愤怒、自责和担忧终于被抛之脑后,T.J.的每一个小动作在Johnny眼中都是那么生动可爱。他掏出手机,在网页上选了半天,问:“给你读小说如何?”T.J.眨了眨眼睛。

等Reed回美国想办法把他那治疗仪装上飞机带到澳大利亚的时候,Johnny正念到:“Steve Rogers把轻轻地Bucky搂在怀里,低声却无比坚定地说道:‘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松开我的手了’……”

Reed有点尴尬,他和那位美国队长还算有些来往,也知道他和自己发小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但是被自己的小舅子这样直白地读出来,他无法抑制地想象那位正经的朋友面露柔光的样子,忍不住抖了两抖。好在Johnny一眼看到了Reed,连忙按了呼叫铃。

T.J.不明所以,疑惑地眼神直直地朝Johnny看过去。“Reed拿了治疗仪来,你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我们还是准备把你带回美国。”T.J.自然没意见,Johnny继续说:“你在这机器里也能好得快些,听说Reed改良了机器,能明显抑制痛感。”

护士赶来了,Susan和Reed早就和院方打了招呼,于是好几个护士和护工一起把T.J.扶进治疗仪里。治疗仪是全封闭的,只有眼前有一个可以看向外面的玻璃窗。T.J.刚从长时间的黑暗里醒来,此时并不愿意回到黑暗之中,但他也知道这样对伤口的愈合有好处,再加上他其实也没办法清晰地表示自己的不满,只得任医院的工作人员把自己放入那个柔软的治疗仓。

Johnny帮他关上治疗仪的仓门,说:“我会一直陪在你旁边,不要怕。”

T.J.便用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直看着Johnny,看看这玻璃挡在两人之间,那玻璃的眼色给Johnny加了一层薄荷色的滤镜,那效果挺像有些小姑娘给自己P的“清新夏日风”写真。

不知道Reed用了什么材料,T.J.感觉自己仿佛躺在流动的液体之中,背上的淤青和折断的肋骨、甚至连破损的内脏都不再疼痛。他隐隐能感觉到治疗仓在移动,然后被运上了飞机,但他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冲击,一切都是那么舒适,T.J.无聊地闭上眼睛,他现在太容易疲惫了,几乎所有的精力都被调动去修复受伤的身体,他渐渐无法控制自己,就这样跌进了睡眠之中。


评论(6)
热度(36)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