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弗利奥】我可以叫你舅妈吗(3)

*弗兰克x利奥。

*我觉得利奥和那两个女孩儿真的是闺蜜啊!查理他们兄弟团三个和玛丽他们闺蜜团三个!


————————————————


“老样子?”酒保问。

“嗯哼。”利奥应声,转头问弗兰克,“你呢?”

“啤酒就行。”

“啧啧。”利奥的表情带上几分嫌弃,弗兰克尽量翻译了一下,觉得那家伙在说“你个老男人真没意思”。

酒保手脚很麻利,片刻就把酒摆在了两人面前。利奥仰头喝了一口,对弗兰克说:“其实你也不用给我省钱,往贵了点。”

“我一向喝这个,习惯了。”弗兰克说,“我可以以量取胜。”

“那你恐怕得喝个好几箱。”利奥耸耸肩,“OK,我们只这么坐着喝酒也没劲,玩游戏吗?”

“什么游戏?”弗兰克问。

“不知道,我们一人问对方一个问题?”

“没意思,你不会想了解我的。”

利奥想说我其实挺想,但这样似乎有些暧昧,这句话在他舌尖打了个转,还是咽回了肚子里:“那你来想一个?”

“你平时玩什么?”

“平时都是一群人,一人说几句废话,一晚上就过去了。”

“其实你也可以去别桌玩。”弗兰克说,“我们四点钟方向那桌的女孩子从你一进门就一直在往这边打量了。”

利奥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没兴趣,今天说好了跟你喝的。”

“那你负责找话题吧。”弗兰克手中的酒瓶已经空了,酒保适时开了一瓶新的,“我不擅长这个。”

“我倒觉得你挺擅长的。”利奥说,“跟你说话很轻松,我基本不用想我这么说对不对、那么说行不行。”

“难道你平时说话都要再三斟酌?”这弗兰克倒是没看出来。

“跟朋友说当然不用……”利奥说,“但我朋友很少。”

弗兰克意识到利奥想说什么,于是没有接话,就静静等着利奥说下去。利奥手里的那杯酒已经见底了,他拿起杯子轻叩桌面,酒保给他斟满,他仰头又是一口:“不难理解,我这种砸钱进来的,‘没学问的富二代’,大家都看不太起。我主动跟他们示好,他们都觉得我是想让他们帮我写作业……说实话,我知道查理和丹尼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

“查理和丹尼?”

“他们是我的朋友。”利奥很笃定地说,“我们一起经历了一个很特别的故事……”

“可以说来听听吗?”

“噢,当然。”利奥又喝了一口酒,“那是在大二的时候……”

利奥说起了米克,说起了米克、查理和玛丽之间无疾而终的三角恋,说起了他们在海边度过的假期,说起了那场偷混进去的学生舞会。

“米克二话不说,突然朝我脸上打过来。”利奥说着,握起拳头往自己脸上揍了一拳,身体很配合地往后仰,“我虽然也挺混,但绝不是打架类的选手,那一下都被打懵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往我脸上来了一拳,我觉得我鼻子都要断了,本来鼻梁也没多长,再短一截还得了!更惨的是,我当时脚下没站稳,就这样摔地上了,米克还用脚来踢我肚子,尼雅和玛丽一直在旁边拉他。哇塞,要不是玛丽是米克的女朋友,她们两个女生哪里拦得住那个米克!我说不定就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弗兰克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青春校园爱情故事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力:“那个米克很壮?”

“比你还差点。”利奥客观评价道,“但是揍我实在是绰绰有余了,我平时连打网球都打不动,更别说打架了!”

“你会打网球?”

“小时候学过。”利奥说,“我是我姐姐的跟屁虫嘛,她干啥我就要干啥,除了学习。”

弗兰克笑了,利奥继续说:“其实我最开始也想学我姐认真学习的,但是我真的提不起兴趣,也集中不了注意力,加上我爸妈对我的要求一向只有开心就好,我干脆放弃了。”

“我也会打一点网球。”弗兰克说,“要不有空一起去?”

“你不是要走吗?”

“又不是不回来了。”

酒精让利奥的头脑变得迟钝了很多,他想了好一会儿才说:“不行,你一个球过来,我直接被你打飞了。”

“不可能的。”

“我好柔弱的!”利奥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皮子了,“你不觉得吗,我总是这样弱小、可怜且无助……”

弗兰克惊诧地睁大了眼睛,酒保见怪不怪地朝弗兰克打手势:醉了。

弗兰克了然,利奥还在旁边说:“我小时候,被妈妈扔在别人的鸟巢里!我长得和别的鸟不一样,他们都挤兑我!”

“你想说你是一只杜鹃?”

“什么?”

“杜鹃,把蛋下在其他鸟的巢穴里,然后小鸟破壳之后会把其他蛋推出去。”弗兰克解释道。

“我……我不是,我这么柔弱,只会被推。”利奥一本正经地说,“我只能把头埋在翅膀里面偷偷流泪。”

弗兰克想,这家伙醉得不轻,干脆把他扶起来:“你不是说请我喝酒吗?醉成这样怎么结账?”

这句话利奥听懂了,他大手一挥:“今晚!都算在我白天鹅账下!全……全场!”

弗兰克连忙捂住利奥的嘴,朝酒保说:“记我俩的就行。”

酒保笑了笑,挥挥手让他快把这个一喝酒就闹,闹完了就要睡觉的倒霉孩子搬走。弗兰克也没法儿开车,就架着利奥在路边等出租:“喂,你家在哪里啊?”

“我家……?你说哪个家?”利奥抬起昏昏欲睡的眼皮,“被欺负的鸟巢还是天鹅湖?”

看来是问不出来了。弗兰克无奈,正好来了辆出租,弗兰克连忙拦下来,让司机把他们送到最近的酒店。

弗兰克身上没什么钱,就在一家普通的连锁酒店开了个单人间,也顾不上这小少爷睡不睡得惯这个床,用热水帮利奥擦了擦脸和脖子,见他睡得踏实也没有要吐的意思,去前台结了账就走了。

于是第二天利奥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瞬间有些慌乱,低头见自己还穿着昨天那件衣服,就知道应该是自己又喝醉了,弗兰克把自己送到了这儿来。

“好难受……”喝多的下场总是头痛,利奥深知这一点,但依旧乐此不疲。他本来想冲个澡,但一想到洗干净了也没有衣服可以换,顿时又不想洗了,下床穿好鞋子,一摇一晃地走出酒店,打了个车回家。他想起放在酒吧门口的车,寻思着下次喝酒的时候再开回去,自己开不了就叫个代驾,或者试着约一下查理?

利奥一边这样乱七八糟地想着,一边摸钥匙打开了自家的大门。洗了澡之后全身清爽了很多,黏腻的感觉没有了,饥饿就闲的格外明显。利奥打算打电话叫个外卖,掏出手机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是我回来得晚还是我洗澡时间太长啊……”利奥想着,点了个培根披萨,等待午饭的漫长时间中,他突然想起弗兰克连张纸条都没有留,实在太不贴心了!紧接着他又想起,这个时候弗兰克恐怕已经坐上了飞机了,一下子又有点萎靡——当然,不是出于对弗兰克的思念,而是出于对无聊暑假的抵触。

披萨到得很及时,利奥迫不及待地揭开盖子,熟悉的香味一下子冲进鼻腔,利奥瞬间把那点儿不愉快抛之脑后,全心全意对付眼前这个小家伙了。

 

 

话说回来,这都是利奥人生中第十六个暑假了,真过起来也没有想象之中那么难捱,他陪老爸去欧洲的商业酒会走了一圈,其他时候都在家里无所事事。如果你早上起来的时间已经接近中午的话,那你一天就只需要再无聊半天而已了,有一个规则是世界通用的,即半夜十二点之后的时间和“无聊”二字是绝缘的。

总之,刚放假时在床上滚来滚去不想迎接假期的利奥,在假期的末尾又滚来滚去不想开学了。但是好歹是老爸捐了一栋楼才把他塞进去的,利奥也不好意思辜负他的期望,所以尽管是一点都不想踏入校园半步,他还是乖乖按着课表出现在了教室里。

尼雅的短信发过来:[下午那节古典哲学课,你去不去?]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对古典哲学感兴趣?]

[我也不感兴趣,但是你得知道,那节课的老师是谁。]

[谁?]

[弗兰克·阿德勒!]

[……谁?]

[你居然不知道弗兰克·阿德勒!]

利奥看着手机屏幕直抠脑袋,为什么尼雅的语气仿佛自己非知道那个弗兰克·阿德勒不可呢?尼雅一直没有回复,正当利奥以为她转而去约其他人上什么古典哲学课的时候,她的消息过来了:[弗兰克·阿德勒,著名数学家戴安·阿德勒的弟弟,九年前就在波士顿大学教哲学,但因私人原因离职,最近才回来。但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全身上下都没得挑,那脸那身材,扔到好莱坞都是数一数二的,但他居然在23岁就已经拿到了助理教授的职位!]

哦,原来你回这么慢只是因为打字去了。利奥草草扫了一眼,心想要真扔到好莱坞都数一数二,他干嘛还到大学来当个吃力不讨好的老师,又不是闲得慌。他瞥了一眼老师的板书,发现一个字也看不懂,又低下头继续打字:[毕竟是戴安·阿德勒的弟弟嘛。]

[你知道戴安·阿德勒?]

[著名数学家嘛。]

[那是我刚刚说的!]

下课时间到了,黑板前的老师一秒都没有多留,学生们更是一个个脚下生风,溜得比谁都快。利奥不着急,慢悠悠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敲手机:[一起吃饭吗?]

[你先答应我一起上课。]

[好吧。]利奥觉得自己对女人好像一向没辙,在家他反抗不了妈妈和姐姐,在外也拒绝不了尼雅和玛丽。

尼雅把餐厅名字发了过来,是他们以前也常去的店。利奥没再回复,加快步伐往那边走去,刚刚坐着没觉得,现在一站起来就明显觉得饿了。

利奥到的时候尼雅、玛丽、查理和丹尼都已经点好餐了,利奥好久没看见大家这样聚在一起的场景,一时间居然有点感动。然后,在他发现他们已经帮自己点好了他最喜欢的那个套餐的时候,感动几乎都要具现化成泪水从眼眶里涌出来了。当然,以上只是利奥的说辞,实际上他只是去隔壁桌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对着窗户的那个座位。

“好久不见了。”丹尼他们和利奥打着招呼,搞得利奥觉得他们四个假期都经常聚,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了一样。

“假期过得怎么样?”利奥问。

“还行,就跟往常一样。”尼雅先接腔,“跟我未婚夫去南美旅游了一圈,拍照、购物这一类的。”

“我差不多,只是我去了欧洲。”利奥说。

“我哪儿也没去。”查理叹了一口气,“我几乎一个假期都在学校。”

“没错,校方还特地给他安排了一个寄宿家庭。”

“你怎么不直接就来我家里住?”利奥问。

“我也这么给他说,但他怕你带人回家打牌还可怜巴巴地邀请他一起,干脆不去了。”丹尼咬着吸管,含糊地说。

“查理!”利奥有点不高兴了,“你要知道,如果你愿意来我家,我会在二楼给你誊一间房,我就算约人打牌也绝不会影响到你!”

查理耸耸肩:“现在说也晚了。”

利奥哼哼了两声不说话了,玛丽适时插进来讲了讲自己假期的事儿,这时候餐送过来了,大家便停下了交流,低头对付面包或者沙拉。

查理和丹尼雷打不动要睡午觉,玛丽和尼雅说要回去打扮一下,毕竟马上要去见那位明星老师。利奥觉得她俩实在有些夸张,但闲来无事,除了倒腾自己好像也没有别的事情做。于是利奥在用无语的眼神送走了两位姑娘之后,自己也钻进卧室把放假之前买的那些衣服拿出来比划了。


评论
热度(39)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