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弗利奥】我可以叫你舅妈吗(5)

*弗兰克x利奥。

*弗兰克:带两个小孩真的好累……

————————————————

“你最近上课很积极啊。”今天午餐,五个人约在一家中餐馆,尼雅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利奥挤眉弄眼,“而且每次都打扮地这么好看。”

“我哪天不好看?”利奥翻了个白眼。

“他只有上阿德勒先生的课才积极。”丹尼无情地拆穿道。

“利奥,你和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玛丽咬着吸管问,“总感觉你对他格外上心。”

“没错。”尼雅接嘴,“虽然阿德勒先生的确迷人,但这都快两个月了,你的热情也该减退了吧。”

“但是我喜欢他啊。”利奥轻松地说完,塞了一勺米饭在自己嘴里。

“哇哦!”两个姑娘立马开始起哄,丹尼惊讶地瞪圆了双眼,查理倒是一副“我早知道”的样子。

“能让我们家利奥动凡心可不容易!”玛丽往利奥那边凑了凑,“快说说看,他是怎么拿下你的?”

利奥低下头偷笑了两声,说道:“其实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那节课上。”

两个姑娘更期待了,甚至站起身,挤开查理和丹尼在利奥左右坐下:“快说得详细一些!”

利奥便大概把弗兰克帮自己修船的事情讲了讲,最后总结道:“所以当我在哲学课上见到他的时候,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命运!”

“我的天哪,这就是一见钟情啊!”玛丽都快捂胸口了。

“才不是,明明是第三次见我才动心的。”利奥辩解道。

“我倒觉得,要不是因为你第一次见就对他有好感,才不会邀请他喝酒呢。”

利奥想了想:“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是我其实是最近才发现我喜欢他的。”

“你怎么发现的?”尼雅问。

“说来也很好笑。”利奥说,“我这上了几次课之后发现他上课的时候就换来换去穿那几件衣服,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我在想,要是他是我男朋友,肯定不会让他穿成这样出门的。”

“天哪!”

利奥摆摆手:“我当时也被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而且当时我坐在第一排嘛,弗兰克正好转过头来看我,我恨不得钻进课桌里去。他笑了一下就把视线挪开了,可是我居然开始考虑要怎么才能让我俩的关系深入到可以自然而然地给对方的穿着提意见。”

“那你想到了吗?”

利奥摇摇头:“我约他一起逛街,但是他说要是被同学看到了影响不好。”

玛丽有些泄气,查理却插嘴道:“你们可以去远一点的商业区逛街啊。”

“可是被明明白白地拒绝了一次之后,我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再去约他嘛!”利奥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想着干脆曲线救国,就是不知道怎么办。”

“得找个那种他站在老师的角度上不能拒绝的理由。”尼雅说,“比如……”

查理突然想起来:“对了利奥,你的毕业论文找导师了吗?”

玛丽和尼雅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对,就是这个!”

 

 

“你让我当你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这是利奥第四次在下课后把他拦下了,此前利奥已经用了一起喝酒、一起逛街、一起开船等多个理由邀请他出去玩未果,弗兰克本以为利奥会就此消停,谁知道他居然想了这么个主意,“可我根本不是你们商科的老师。”

“这没有关系啊!”利奥说,“我毕业论文的题目都想好了,叫《从古典哲学看现代营销》,特别需要你的知识!”

“但是……”

“弗兰克,我求求你了!”利奥说着还真的把手团在胸前,就像一只讨食的小狗,“你也知道我平时又不怎么认真学习,我们本专业的老师我一个不认识,我哪里好意思找他们指导我写论文嘛!”

“利奥,你得知道。”弗兰克伸手扒住了他的肩膀,“我没办法给你的论文打分,也没办法帮助你毕业。”

“我只是想写好我的论文,并不是想利用你走后门。”利奥看上去委屈极了,“你就想对待你自己的学生这样对待我就好了……”

“到最后你还是得去找你们学院的老师。”

利奥点点头:“我会的,但是我不想和他们有太多接触。我天生和老师不对盘,你是唯一的例外。”

“很多人都说我不太像个老师。”

“你确实不像。”利奥笑了,“老师不可能像你这样帅。”

“你上次还说我是个老头子。”

“那也是帅老头。”利奥说,“况且我哪里说过你是老头子?你看上去至多三十岁。”

“三十二。”弗兰克纠正道,“别耍赖,其他的我不敢说,但我的记忆力绝对是好于常人的。”

利奥无所谓地摆摆手:“那算我收回那句话,成吧?我们说正经的,你教我写论文,写好之后我拿去找个本专业的老师挂名,期间我会付你工资——现在的市价是多少来着?”

“我好歹也是老师,不能收你钱。”弗兰克说。

“但是你付出的时间……”

弗兰克挑眉:“希望你不是那种教了八百遍都学不会的笨学生。”

利奥咧嘴笑了,用手整理了一下已经足够整洁的头发:“说实话,如果你还不准备答应我,我都准备把‘我爸把我塞进来可花了不少钱,要是我不能成功毕业,恐怕他一气之下就把我扔到非洲去援建’这套说辞搬出来了。”

“所以你之前说的和老师不对盘、我是唯一的例外之类的,也只是说辞?”

利奥立马竖起三根手指:“绝对没有一句谎言。”

弗兰克把他的手按下去,转身准备离开教室,他们站在讲台旁边已经够久了,玛丽那边要是准时下课,现在怕是已经眼巴巴地等在校门口了。利奥见弗兰克要走,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弗兰克,我们还没有商量时间呢!”

“你多久有空?”

“我天天都有空。”利奥回答,“要不就今天吧?”

“我今天还有事情……”

“可以问问是什么事情吗?”

“就去超市采购这一类的,不是什么大事。”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利奥一直跟在弗兰克身后半步的地方,“正好我也要去超市买点东西呢。”

“是吗?”弗兰克看了他一眼,利奥心虚地直想移开目光,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回看过去。

“童叟无欺。”

 

 

利奥坐上弗兰克的二手越野时,心里居然升起了丝丝激动,明明行驶在波士顿的大街上,却让他有一种拍公路片的错觉。

“再快一点!”利奥催促道。

“这可是城区!”弗兰克的语气里充满拒绝。

“就再快二十码行吗?”

弗兰克干脆不回答,利奥把手撑在车门上生闷气。

当车停在麻省理工的大门口的时候,利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我们不是要去超市……”

话音未落,他身侧的车门被一下子打开了,搞得他差点就这样跌出去。他坐稳了身子,转头一瞧,一个金发的小女孩站在门外警戒地盯着自己。

利奥舔了舔嘴唇:“嗨……我叫利奥……”

“玛丽。”小姑娘一脸冷漠地探头看向弗兰克,“这是怎么回事?”

利奥也懵了,转头看向弗兰克。

“我的侄女。”弗兰克先向利奥解释道,在转而对玛丽说,“我的学生,一会儿也去超市。”

“对对对,我就是顺路的。”利奥松了口气,心想,我还以为你有个这么大的女儿,一边附和一边手忙脚乱地准备下车把副驾驶的座位让出来,弗兰克却直接叫玛丽坐到后座去。

玛丽不为所动,一直盯着利奥看,利奥都快哭了:“小妹妹,我马上就让你。”

“玛丽!”弗拉克放重了语气。

“好吧。”玛丽终于挪了步子,百般不愿意地坐到后座去。

利奥小声对弗兰克说:“其实我坐后面去也可以的……”

“大街上停久了不好。”弗兰克云淡风轻地说。

利奥本以为那小姑娘生气了,结果她没多久就往前凑着开始讲今天在学校遇到的事情,利奥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身后这个小女孩是麻省理工的高材生,出于对天才知识分子的崇敬,他缩到靠近门的那边,大气都不敢喘。

玛丽讲了半天,瞧了瞧车的仪表盘,开始抱怨车开得太慢了,说弗兰克是个老头子。弗兰克无奈地看了利奥一眼,一副“看吧,我总是生活在这种水深火热之中”的表情。

到了超市,玛丽立马跑去推了购物车,并且表示今天推购物车就是她的工作了,其他人都不能抢,弗兰克乐得少些事情干,带着玛丽和利奥直奔生鲜区。

在拿了两盒鸡胸肉、四颗生菜、五个番茄之后,玛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又是鸡胸肉三明治?有时候我也想吃一点特别的早餐。”

“特别的早餐?”弗兰克笑了,“我还以为你在派内拉斯的时候已经吃腻了。”

“天哪……”玛丽在三明治和脆麦圈当中徘徊不定,觉得这两个都有些难以下咽。利奥在旁边看着好笑,心想弗兰克可真是一个不太称职的家长。

“要不试试蛋饼?”利奥看玛丽的表情怪可怜的,试探着开口道,“你可以去网上找个菜谱,那玩意儿我都能学会,一点不难。”

玛丽立即用期待的眼神盯着弗兰克。

弗兰克被玛丽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得没办法,责怪地横了利奥一眼,掏出手机查菜谱去了,利奥微微弯腰问玛丽有没有什么想吃的零食,玛丽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弗兰克,又摇了摇头。

“他不准你吃零食?”利奥小声问。

“我在换牙,他不让我吃糖。”玛丽说,“我已经三个月没吃过糖了,天知道我有多想吃莫利家的糖果。”

“你喜欢莫利的糖?”利奥想了想,“这样,你就在这儿站着,我去帮你拿两袋,到时候我就说是我想吃,然后再偷偷塞给你。”

“真的?”

利奥肯定地点点头,熟门熟路地朝放着糖果的那个货架去了。玛丽挺直了腰杆,平静地走到弗兰克身边去:“怎么样,蛋饼需要的东西买齐了吗?”

弗兰克没有回答,反而问:“你让利奥去给你买什么了?”

玛丽瞬间心虚,偷偷把目光移开了:“没有啊。”

“你到还学会撒谎了。”

“我没有撒谎!”是利奥自己要帮我买的!玛丽在心里大喊,语气也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弗兰克见玛丽说得这么笃定,也有点怀疑她说的是实话了,便没有追问,低头再次确认了一下食材。

“利奥叫我们在这里等他。”玛丽说。

弗兰克点点头,和玛丽站在原地等着,没多久利奥就回来了,手里还抱着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零食。弗兰克惊讶的看着利奥手里的东西,还是忍不住看了看玛丽,结果玛丽也张一脸茫然。

“我太久没来逛过超市了,居然有这么多零食没吃过!”利奥说着把它们都丢进了购物车,“一会儿我对着收银小票给你钱吧。”

弗兰克想说吃这么多零食对身体不好,但是又觉得利奥都二十多岁了,自己也没资格管东管西的,推过车子往收银台走;玛丽见购物车被装得满满当当的,也不抢着推车了,跟在弗兰克身后和利奥并排着走。

现在不是超市最挤的时候,收银处没有排很长的队,三个人顺利付了钱,利奥拿过小票,准备用手机计算器算算自己零食的钱,结果玛丽随便瞟了一眼就给出了答案。

利奥动作一顿,乖乖地把钱包掏出来,按着玛丽所说的数字给了钱,这次弗兰克没有拒绝。利奥以一会儿在车上就想吃零食为由拒绝把零食放进后备箱,弗兰克便把自己买的那一包塞了进去。

为了进行不为人知的糖果交易,利奥和玛丽都很谦让地没有坐在副驾驶,而是一起坐进了后座。弗兰克没说什么,自己点火发动了汽车。

利奥和玛丽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他们都紧张地观察着,想确认弗兰克没办法从后视镜看见他俩的动作,可是利奥总能从那小小的镜子里看见弗兰克那双湛蓝的眼睛,虽然知道他只是在看后方的来车,利奥还是觉得有被发现的危险。

车子拐了个弯,弗兰克扭头看左边去了,利奥连忙把口袋里的糖果拿在了手上,还没来得及递给玛丽,就听见弗兰克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啊?什么?”利奥回答得格外响亮。

弗兰克笑了两声:“你家住哪里?”

利奥完全忘记了自己今天跟过来的目的是想要蹭进弗兰克家里,老老实实地把地址报了。弗兰克“嗯”了一声,专心开车了,利奥偷偷松了一口气,寻找下一次交易机会。

眼看着自己家就要到了,利奥没办法,只好把糖果放在身侧,然后在弗兰克某一次减速的时候轻轻一推,假装那包糖果是因为惯性掉到了地上。玛丽想弯下腰去捡,被利奥拦住了,他朝玛丽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说这么快就去捡会被弗兰克发现,玛丽立马坐好了,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车子在小公寓前面停下了,利奥和两人告别后便急急忙忙下了车,玛丽蹭到窗户边去跟他挥手,利奥也朝她挥手。

等到利奥关上了自己家的门,弗兰克才离开。

玛丽本来想弯下腰去捡糖果,突然想起之前利奥暗示自己做戏要做全套,于是用左脚把右脚的鞋带踩松了,这下她必须弯腰去系鞋带——当然,也可以顺便捡起那包躺在地上好一阵子的糖果。

 

下车的时候玛丽的脸上有抑制不住的笑容,弗兰克注意到她的衣兜鼓鼓的,猜也能猜到这个小家伙刚刚和利奥一起做了什么,不过他假装视而不见,毕竟他们两个真的很努力,大不了今晚督促玛丽认真刷牙。

第二天早上,弗兰克特地早起了十分钟,把昨天找到的那个食谱调出来,认认真真做了两份蛋饼。就如利奥所说,蛋饼做起来并不困难,他做好时玛丽还在卫生间刷牙。于是弗兰克榨了两杯橙汁,玻璃杯落在餐桌上的时候玛丽正好从洗手间出来。

“哇塞!”看着眼前少有的早餐,玛丽忍不住惊呼。

弗兰克有点不好意思:“尝尝。”

哪用得着弗兰克说,玛丽早就坐下开吃了,一边吃一边对弗兰克竖起了大拇指。弗兰克看玛丽这么高兴,认真地思考起以后时不时换换早餐花样的可能性。

玛丽吃完之后很自觉地把盘子收到了水槽中,他们一般会等下午回家再一起洗。出门的时候弗兰克随口问道:“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玛丽受宠若惊地说想吃太阳蛋,弗兰克一边弯腰穿鞋,一边说会去看看怎么做。玛丽鞋子穿了一半不动了,静静看着弗兰克,仿佛在探索是什么让他一夜之间变得这么勤劳。

弗兰克被看得发毛:“你干嘛?”

玛丽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问道:“利奥是不是要成为我的舅妈了?”

弗兰克一愣,脚下不稳,一头撞到了鞋柜上。

评论(4)
热度(47)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