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弗利奥】我可以叫你舅妈吗(11)

*弗兰克x利奥。

*你是个成年人了,就算难过得啥也不想干,也必须为了自己的诺言上台唱歌。


————————————————


利奥在弗兰克的目光中头都抬不起来,觉得自己好像全身都在颤抖,他狠狠抓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试图停住这战栗:“我只是想帮你。”

“你这不是在帮我,利奥。”弗兰克的语气冷极了,“这是施舍。”

利奥别开头,弗兰克问:“你谈的价格是多少?我补给你。”

“不用,这也不是……”什么大钱,最后几个字利奥没说出口,担心这样触了弗兰克的逆鳞。

“你不说我就按四千八给。”弗兰克说,“你租了多久?”

“弗兰克……”利奥声音微颤,他的呼吸堵在胸口,无论如何都喘不上来,“你一定要这样吗?”

“不说?”弗兰克就当没看到利奥泛红的眼眶,自嘲道,“那我就补到这个月,然后带着玛丽去找新的住处——就像你认为的,四千八我确实付不起。”

“但是我不想你走。”利奥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我不要你走。”

“回去休息吧,利奥。”弗兰克深吸了一口气,“你的论文也写完了,或许我们应该回到普通师生的关系。”

“不要说这种话,我求你。”利奥伸手抓住了弗兰克的衣袖,“我求你……”

弗兰克把袖子抽出来:“我该走了,玛丽一个人在家。”

利奥眼睁睁看着弗兰克离开,狠狠地锤了一下被他刷成蓝色的木门,朝那背影大吼:“别总守着你那该死的自尊,弗兰克!你自己想想,玛丽是想要现在这种生活,还是想跟着你去挤那该死的一厅一室!”

“少跟我提玛丽!”弗兰克一直压抑的情绪也再按捺不住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心思?和玛丽搞好关系,然后就有理由随便进出我的家门?抱歉我忘记了,那甚至不能被称作‘我的’。”

“玛丽真可怜,摊上你这么个自私的舅舅,为了那点儿不值一提的尊严,就能毫不犹豫地葬送她想要的一切!”

“想要的一切?”弗兰克气笑了,“她想要什么?糖果、饼干还是一件羊毛大衣?她确实可怜,还天真地以为你对她好是出于真心!”

“瞧瞧你说的混账话,弗兰克!”利奥觉得自己的脸开始充血,眼睛也有几分发胀,“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你认为我觉得有钱就可以得到一切?”

“你难道不是吗?”弗兰克冷哼了一声,“用些小孩儿喜欢的玩意儿迷住了玛丽,现在又想用房子拴住我?你当我是什么,你的宠物还是情人?”

“我操你的!”利奥简直想对那张俊脸来上一拳,“你还想我怎么办?我屁本事没有,就他妈手里有几个破钱,我心甘情愿全花在你和玛丽身上,我想对你们好,这他妈怎么又错了?我想方设法离你近一点,这他妈怎么又罪不可赦了?你觉得我没有照顾你的感情,那你呢?我天天舔着脸往你那儿跑,你他妈看不出我喜欢你?还是说这样吊着我,看我跟个蠢蛋一样每天变着花样往你身边凑,正好共你消遣?”

他觉得自己好像哭了,连忙转过身,狠狠地擦了一把脸,布料把他的眼皮摩擦得生疼,可他只在意那几滴眼泪有没有被那个人看见:“弗兰克,你说得对,也许我们应该回到普通师生的关系,也许我们本来就不应该亲近,不应该成为朋友,我也不该跟着尼雅她们去上你的课,更不应该打出那通请你修船的电话……那样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在酒吧里搂着姑娘快活,那才是‘我这种人’该有的生活。”

利奥的眼泪就如同一桶冰水,瞬间浇灭了弗兰克所有不理智的怒火。他不敢去想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说话都没了底气:“利奥……”

“那套房子……租到了六月。”利奥没有转身,“你该回去了,弗兰克。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我就不再想你了。”

利奥说完就拧开门钻进了家里,弗兰克在原地站着,怔怔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不晓得站了多久才慢慢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迟疑地退了几步,才拖着脚步转身回家。

 

利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好几口也尝不出味道,随手把酒杯放在桌子上,起身去浴室刷牙、洗澡、吹头发,然后躺在床上,木然地盯着天花板。他没有一丝睡意,当然没有,现在才八点过,放在平时这甚至还不到夜生活开始的时候,但此时此刻,利奥只想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他使不上力气,对什么事儿都提不起兴趣。

也不知道弗兰克回去之后有没有整理好情绪,会不会被玛丽看出端倪。利奥漫无目的地想着,噢,玛丽,她真的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可爱的女孩儿,如果以后真的不能再见到她……

利奥把手臂挡在眼前,硬生生切断了这个想法。

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利奥拿过来看,是玛丽发过来的消息:[刚刚忘了问你,表演是在什么时候?]

[再下周五,玛丽。]

[上午?]

[晚上七点开始啦。]

[好的好的!我还担心会和我的课有时间冲突,如果是晚上的话就完全没问题啦!期待,我还从来没有听过你唱歌呢!]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唱歌可难听了。]

[我才不相信,你的声音本身就很好听。]

[哈哈,承蒙夸奖了。]利奥输入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也不自觉勾起了一点点弧度,但那笑容就如同飞鸿掠影,一瞬间便隐去了。

他把手机丢在一边,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进入了梦境,周遭的一切都变得虚幻,它们似乎都会流动,只有自己一人永远地静止了。

利奥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过了,他不明白,明明昨天只喝了两口酒,怎么今天全身上下都疼。他有些口渴,但一点也感受不到饥饿,去厨房喝了一杯冰水,就半倚在沙发上给丹尼发信息:[我得给你商量个事情,我能加入你们的二重唱吗?]

丹尼回得很快:[谢天谢地,利奥!我是一点都不想站在人群前面唱什么country road,正好你来替了我的位置。]

[你们居然唱这个?]

[据说这是查理爱上的第一首歌,他说要用初恋结束大学生活。]

[……]利奥扣了扣脑袋,[你们准备多久排练?]

[我不得不说,查理跟我商量的时候我完全心不在焉。要不你直接跟他商量吧。]

于是利奥给查理发消息:[我和丹尼商量说我代替他跟你一起上台唱歌,你看可以吗?]

[丹尼那家伙!不过我是真的没想到你愿意,利奥,我还以为你对这类活动通通不感兴趣。]

我确实不感兴趣。利奥心想着,回复道:[毕竟马上要毕业了,我们多久排练?]

[我都可以,这首歌我就算是睡着了也不可能唱错的。]

[我也会唱,那要不下周再开始练?你可以直接来我家。]

[你这次要为我们展示一下你弹钢琴的技术吗?]

[我还以为这首歌更适合吉他。]

[噢,你说得对。我会带上我的吉他。]

[我期待着。]

 

 

无所事事的时间确实过得很快,特别是查理背着吉他,拽着丹尼来到自己家来排练的时候;有时候尼雅和玛丽也会一起,那场景就像回到了大学生活刚开始的时候,一切不愉快都被利奥抛之脑后了。他留朋友们留下来过夜,这样他就不用自己一个人呆在这个空荡荡的房子里,让那个令人难过的夜晚有机可乘。

查理是完完全全的文学青年,他还特地改了歌词,但利奥对那些改动不明所以,他开口问了两句,查理的解释更是让他云里雾里,索性乖乖闭嘴,一字一句照着查理给的歌词唱。查理难得这么投入,在他们和声最完美的那次,他的眼角居然挂上了一滴眼泪。

“看来我们的小查理想家了!”利奥打趣道。

“不,利奥。”查理却说,“我只是想着,我们就要离开波士顿大学,就要分开了。”

“别这样!”利奥也笑不出来了,他确实不爱学习,但不能否认,他也确实在大学时期交了几个真正的好朋友,还在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遇到了一个……利奥甩甩头,搂过查理的肩膀,“别说得这么难过,我们又不是要永别了。”

“就是。”丹尼附和道,“我们还寄托着利奥给我们更多享受私人海滩的机会呢!”

“哈哈,那可不是我给你们的,是我姐夫。”利奥笑。

“但要不是你,你姐夫能让我们这么玩儿吗?”

“也是。”利奥倒是不谦虚,“以后你们想去哪儿玩儿,给我来个电话,我帮你们搞定。”

“得了吧,利奥。”查理推了他一下,“你要是不在,有免费酒店住又有什么意思呢?”

“你嘴真甜!”利奥又伸手去抱他,还把丹尼也搂过来,三个人抱成一团,被埋在最里面的查理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闹够了,他们最后再排了一次,查理和丹尼说要回学校睡,留下来和利奥闹腾会导致第二天表演发挥不好,利奥只好送他们回去。躺在床上,利奥突然有点紧张,对明天又期待又抗拒,恨不得这个夜晚可以延长到无限期。


评论(8)
热度(43)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