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全职杜柔】Let.3

ooc.

我没有去过S市所以全部都是编的,当成私设来看吧!

【干脆下次我直接私设成大家都是重庆人得了。。


小明好像很能说的样子,真对不起。



三.

“我小的时候还能在这里看到整个S市呢!”

 

观光塔作为我S市的标志性建筑,慕名而来的人自然不少。杜明和唐柔等了好几轮电梯,才终于挤上了塔顶。虽然也是密闭的空间,但比起电梯还是要宽敞得多,杜明像伸懒腰一样直了直背,唐柔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在观光口向元芳眺望,杜明开始跟唐柔介绍起了这个城市。

“这边是才修的商业楼,没有它的话视野应该能更开阔些;那边那个是中国最大的港口,你别说,看着还真的挺厉害的……”杜明就这样毫无顺序地东指指,西看看,拉着唐柔在塔的各个角度都看了一个遍。

“嗯,的确跟我印象中很不一样呢。”在并不宽敞的塔顶来来回回走了几圈,两个人都有些累了。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唐柔接过杜明接过来的饮料,说道。

杜明在她身边坐下:“你以前来过S市啊?”

“嗯,小时候和爸爸一起来过。”

“这样。”杜明拉开饮料的拉环,把自己手中的和唐柔的做了一个交换,“果然还是比不上H市好看吧。”

“当时没这么想,我那时候还没去过H市呢。”唐柔小抿了一口饮料,“实际上我对当时的S市也没有多么具体的印象,我就记得我爸终于带我出来玩了,真开心。”

“我还以为你是H市的人呢。”杜明说,“你爸爸是不怎么关心你吗?听你说着他带你出去玩一次挺不容易的。”

唐柔轻笑:“我是B市人啦,只是旅游到了H市,看到兴欣网吧正好在招工就留在那里咯。我爸爸并不是不关心我,只是他做生意的,相对比较忙,而且那时候生意也不大,很多事情都得他自己来处理,就更没有时间陪我了——不过不管多忙,我生日和我妈妈生日的时候他都会提前回家,陪我们过生日。后来他生意没这么忙了,我又到很远的地方读书去了。想来我还真的只跟他一起出去玩过一次。”

“他还真是很爱你啊。”杜明笑。

“就是啊。”唐柔答。

 

休息够了他们从塔顶下来,唐柔提出想去安静的地方走走,杜明想了想带她去了市立公园。

走在公园的小道上,一些两鬓斑白却面色红润的老人家精神抖擞地走过,他们两个年轻人慢悠悠的还真有些不和谐。杜明懊悔地想自己怎么带唐柔来了公园这种毫无创意的地方,再怎么也应该去自己的中学小学幼儿园之类的地方,既可以创造话题,还可以促进两个人彼此的理解,多好,自己究竟是怎样脑抽才会选公园这种老爷子打太极老妈子话家常的圣地啊!

“怎么了?”看着无意识拍打着自己额头的杜明,唐柔问。

“没,我就是后悔不该带你开公园。”说着“后悔”的杜明,脸上还真还一副后悔莫及的表情。

“呵呵,我觉得这儿挺好的啊。”唐柔说。

“我就是想着带你去看看我以前的学校的,说不定还能顺势和你聊聊往事。”

小路的尽头是一座精致的小亭,小亭那方正好可以看到一汪湖水。虽说只是人造湖,但湖水清澈见底,能看见成群的鱼儿在水中嬉戏。

杜明问唐柔想不想在亭子里坐着歇歇脚,唐柔说不用,她想靠近湖水看看。

 

杜明陪她站在湖边,扑面的凉风夹着水汽,像是连心灵都受到了洗涤。

“你说如果现在有人跑过来,不小心把你推进了水里,然后我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救你,你会不会瞬间就爱上我了?”杜明看着不知名的远方说。

“我会游泳的。”唐柔答。

“假设你不会呢?”杜明转头看她。

像是察觉了他的目光,唐柔也转头跟他对视:“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爱上一个人吧,所以你还是别咒我掉下去了吧,就算会游泳也怪冷的。”

唐柔的眼神真诚得很,不过杜明也就抱着开玩笑的心态问问,并没有觉得多失落。

 

他们继续站在湖边,看湖面泛起点点微波。杜明想起有人写着波涛在阳光的照射下就想成千上万的水晶,比喻挺漂亮,但他不喜欢。他觉得着波光像繁星,像落花,像春雪,就是不像水晶。俗。不过水晶倒也是不染污浊的;想到不染污浊,杜明的脑子里就蹦出了“新型纳米材料”几个大字,代入前文则变成了“阳光照耀下的波浪泛起亮光就像新型纳米材料”,觉得自己可笑,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不等唐柔开口问,杜明就把这没什么逻辑的想法讲给她听,唐柔也笑。杜明说我知道自己有病,还病得不轻,你不用说。唐柔说我没觉得你有病,只是有点蠢。

杜明露出一张苦瓜脸,说你这么说我就算再乐观也不敢觉得这是夸奖啊。

唐柔一直笑。她想这人太有趣了,不管是丰富的面部表情还是奇怪的思想回路,都十分有趣,甚至生出了几分可爱。

反正闲来无事,多了解一些也不赖。

 

 

“你不是想和我谈谈往事吗,要不就在这儿说?”

“唔……其实也没什么往事可以说啦……”杜明低头。

“没事,就聊聊天嘛。”唐柔说。

“嗯……”杜明想了想,“从小时候开始说成吗?”在得到唐柔肯定的回答之后杜明继续说:“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啦!是和平分手的,什么都商量好了,就是不知道拿我怎么办。他们问我想跟谁一起生活,可我当时多小啊,哪儿能懂这些,就闷着不吭声。我爸妈为难了很久,最后决定一人照顾一周——我真搞不懂他们怎么想的。这样每周轮着就不嫌麻烦吗。不过他们还真就这样坚持下来了,除非有公事出差,不然一定会在每周日来接我。

“我一直觉得他俩的关系特奇怪。离了婚也不像其他人,见了面就尴尬;他俩就像是老朋友,关系特好的那种,还会互相开玩笑。我偷偷问过我妈为什么离婚,她说就觉得感觉不太对,跟我爸不适合做夫妻,就想离婚,我爸也就答应了。不过虽然他们离婚了,但我还算是在双亲的呵护下长大的,我觉得我身心都特健康。

“初中的时候我就住校了。对了,不是我吹啊,我初中那三年个子窜得快,人也长帅了,很多女孩子跟我告白呢。我就想不通啊,我又不喜欢她们,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她们干嘛喜欢我啊。”

唐柔插嘴问那现在想通了吗,杜明说还是没有,然后继续他的故事:“十六岁的时候轮回战队成立了,我想去得不行,就瞒着爸妈参加了练习生的考试,没想到还过了。我就回去问我爸妈,他们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可能是觉得离婚亏欠了我,还是勉强答应了。”

“还好他们同意了,不然我就遇不上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杜明就看着唐柔,眼睛里有星星点点的光亮,很像是他们面前的这片湖。

多说到这个程度上,唐柔也就懂了杜明的心思。她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第八届的全明星赛上。那是我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二年,还是第一次参加全明星活动呢,就被一个荣耀新手打败了。我特不服气,再来了一盘赢了回来。你也不认输,我们就这样违反规则打了好多局。现在想来有种莫名的浪漫啊!后来主持都开口劝了,你从电脑后面走出来,自信的笑容不深不浅地挂在你脸上,明晃晃的我都不敢看,就觉得新世界的大门在我面前打开了。我每天都在希望能再和你交一次手。

“后来你真的来了。和叶神一起,踩碎所有人的猜疑,有些莽撞地就来了。我当时只觉得太好了,居然还能见到你。

“然后你放出一挑三的豪言,别人都说你没有自知之明,说你不知好歹,但是我觉得你简直帅哭了!看到那些记者为难你的时候我简直想过去给他们一人一把掌,跟他们吼你们他妈的懂个屁——但我知道你不需要,这些事你都可以自己面对。

“这些年你因为那件事承受了很多本不应该你来承受的责难,我一直很想问你一句……”杜明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唐柔的眼睛,坦率而平静,温柔如静水。唐柔觉得身边的水汽都变得温暖,像初春的三月。唐柔寻思着对方也许会问自己后不后悔,“当然不后悔”,唐柔想。

“肯定不会后悔吧!”杜明的声音响起,明明说是疑问却用了万分笃定的语气。

“当然。”唐柔说,她猜测自己现在也许带着无意识的浅笑,“其实我也觉得那时候太冲动,但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就算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我只是想赢而已,我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当然很对啊!”杜明说,“我可是你的脑残粉,会无条件支持你的!”

“谢谢。”唐柔莞尔。

 

杜明带唐柔去吃了S时的特色菜,唐柔说太甜了,每一道菜都像是甜点。杜明问她不喜欢吃甜的吗,唐柔回答单纯的甜点还是喜欢的吧。

 

晚上杜明送唐柔会酒店,看她上了电梯才准备离开。唐柔叫住他:“嘿,我有点好奇你爸妈现在如何了?”

“他们准备复婚了,还说要和我一起举办婚礼,不过被我拒绝了。”杜明说着,隐约看见缓缓关上的电梯门后,唐柔略带笑意的双眼。


评论(2)
热度(14)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