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全职杜柔】Let.6

OOC。

还是在期待果果怀孕呢XD




六.

陈果和魏琛结婚之后就搬出去住了。

结婚之后很多事都有魏琛帮忙,陈果轻松了很多,还空出了时间学做饭。兴欣这次拿了季军,陈果自然也聚集大家一起吃一顿。虽不敢说自己的手艺比外面的餐馆好吃,但考虑到选手和员工都常年在外,很久没有回过家了,还是决定在家吃,让他们感受一下家的温暖。

 

唐柔和杜明到的时候饭还没有做好,走到门口鞋子都还没来得及换,就听见屋里传来碗碟打碎的声音,紧接着是陈果的怒吼:“魏琛你给老娘滚出去!”

杜明心想天呐我不会一来就撞上夫妻吵架了吧,转头却看见唐柔笑得弯弯的眼睛。

唐柔换好鞋进去,苏沐橙挪了挪屁股给她留出了一块地方坐,看到她身后的杜明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抱歉啊,没地儿坐了,要不让莫凡让你?”

眼看着莫凡带着怨念起身,杜明连忙摆手说没事,不用让不用让。

莫凡恢复了平时“啥都不关我事儿”的表情坐下,杜明松了一口气。

 

“哟,小明啊!”叶修开口打招呼。

“哟,小明啊!”方锐也跟腔。

接着兴欣的各位都自觉自愿地保持了队形,连新晋的年轻选手也跟着叫了声“小明”,直到莫凡那里半天才憋出一个“哟”。

“莫凡你居然破坏队形!”方锐大叫。

“就是说啊,破坏队形还是不太好吧。”等等,乔一帆怎么会参与这种游戏?

“据说破坏队形的人性格都很冷淡。”“这么冷淡,天蝎座的吧?”“还是积极参加集体活动比较好吧!”

兴欣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莫凡动动嘴想辩解却插不进话,看上去怪可怜的。最后苏沐橙一句“被破坏难道不是队形存在的意义吗”才让大家住了口。

杜明欲哭无泪,只得苦笑着说大家好。

“不错,挺有礼貌的。”叶修站起身,拍拍杜明的肩膀示意他坐自己的座位,“我看好你哟!”说罢转身进了书房。

杜明坐下,瞧了半天也没有瞧到魏琛的身影,便问:“魏琛前辈呢?他滚……呃不,他到哪里去了?”

方锐听到杜明的话简直笑开了花,忙朝着厨房大喊:“老魏,小明问你滚哪儿去了?”

魏琛探出大半个身子大吼:“老夫就呆在媳妇儿身边,哪儿也不去!”

“魏琛你说什么呢!”陈果瞪他,要不是手上有油,估计都直接招呼到他身上去了。

“哎哟果果诶,老夫这是在表达对你的爱意呢!”魏琛察觉到陈果红了耳尖,笑着重新钻回了厨房。

 

杜明看着厨房的方向有些出神,看着魏果二人打打闹闹却又和谐万分的场景,竟有了几分羡慕。

“很棒吧!”唐柔说,“他俩给人的感觉特温馨。”

杜明点头。

“我以前听人说婚姻可以改变一个人,当时还挺不以为然的。”唐柔说,“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结婚改变的只是生活环境而不是人本身。但后来发现也不是这样,至少果果是真的和以前不同了。虽然还是直爽泼辣,但任谁都能感觉到她轻松多了;曾经由她一个人扛起的责任,现在有老魏帮她分担;曾经需要用自己的强势来面对的一切,也有老魏在她的身边,随时可以挡在她身前。

“果果现在都会做很多菜了,当时学的时候说是等有了孩子不能总让他吃外卖,不健康;老魏也开始戒烟,说是趁四十岁以前把烟戒了可以多活两年,多陪家人两年。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认识的时候就不算年轻,生活让他们不再执着于炽热的幻想,而是着眼于现实的生活。他们能幸福,是因为他们不与人比较,也不和自己计较,每天都过得踏实而安稳。

“连我都觉得日子就该这么过,这样慢慢老去就很好。”

 

唐柔的声音就萦绕在耳边,柔和地叙述着对生活的希冀。自己只稍微转头就能看见她充溢着温暖与满足的眼睛。

你说的那种日子,我也想和你一起过。这句话几乎破口而出。

然而杜明只是说:“真不错,你一定会有这么好的生活。”

 

“吃饭了!”魏琛端着两盘菜,中气十足地大吼。

苏沐橙和唐柔见状跑进厨房帮陈果端菜,魏琛放下菜之后去书房叫叶修。

打开房门一股浓烈的烟味扑面而来,魏琛皱了皱眉。倒不是他自己讨厌烟味,只是陈果不喜欢,他也就希望家里没什么烟味。叶修灭了烟,打开窗户通风,接着往饭厅走。电脑还开着,是荣耀的界面,金黄的落叶显得格外好看。私聊的对话框停留在蓝桥春雪的一句【好,那我也去吃饭了】上。

路过魏琛时收到了对方一脸的嫌弃,叶修咧着嘴笑了笑,嘟嚷了一句“不错嘛老魏”。

魏琛颇为神气地挑挑左眉,也跟着叶修去了饭厅。

 

“哇!这么丰盛!”杜明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惊叹。

“其实也有一部分是买的啦……”陈果小声说,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老板娘辛苦了——”叶修拖长了音调说着,挑了个离自己最近的座位坐下。

魏琛白了叶修一眼,招呼大家坐下,一边扶着陈果坐下。

关榕飞不想浪费时间就留在办公室研究银装,伍晨自然也陪他留下,方便随时为他提供材料。安文逸端着碗去了客厅,说是要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非常喜欢安文逸的新晋选手也嚷嚷着“看动画片看动画片”跟他一起去了客厅。

走了这几个,这饭桌才勉强坐下了其他人。

“好吃!真不愧是老板娘的手艺!”包子随手夹了一口菜,吞咽的速度让人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尝到食物的味道。

“呃……”陈果眨眨眼睛,“那个是买的。”

在座的大家还没来得及感到尴尬,包子就接口:“哦,真不愧是老板娘,眼光就是好!”

陈果抬头看天花板,心中一群草泥马“呵呵”着蹦跶过去。

不过包子也倒是没有说错,陈果准备的这一桌子菜是相当好吃,连吃着S市菜长大的杜明都连声陈赞。

 

大家都吃得很欢,只有魏琛一个人一边扒着碗一边紧张兮兮地盯着陈果看。

杜明有些奇怪,他猜测魏琛是做了什么事惹陈果生气了,可陈果还时不时给魏琛夹菜呢,实在不像是生气了的样子。

突然,陈果“啪”的一下将筷子摔在了桌子上,捂着嘴就冲向了厕所的方向。魏琛见状立马跟了上去,眉目间都是掩不住的担心。

杜明这才注意到离陈果近的菜都没什么油水儿,特清淡。

抬头看看周围的人,他们几乎都习以为常地继续吃着饭,而唐柔带着温柔的笑容看着魏琛匆匆离开的背影。

“男孩儿女孩儿?”叶修头也不回,问。

“不知道耶。我希望是女孩儿,果果这么漂亮,女儿一定很可爱。”苏沐橙接嘴。

“女孩儿都像爸爸好不,我可不想我们兴欣的小吉祥物这么没下限。”方锐好不容易咽下了口中的食物,说道。

“陈姐才刚怀上没多久呢,看不出男女。”罗辑插嘴。

“龙凤胎!”包子大吼。

……

等陈果回到餐桌旁,唐柔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便用手撑着头笑眯眯地问:“果果,宝宝的名字的名字想好没啊?”

“没呢,男孩儿女孩儿都不知道。”

“叫魏星得了。”叶修说,“星星,星星,一听都知道是我们兴欣的娃。”

“男孩儿叫馒头,女孩儿叫花卷,挺不错吧?”包子说。

“花卷还行,馒头也太难听了吧。”罗辑说。

“小弟说得对!馒头他没馅儿啊!”包子有些激动地敲了敲碗。

“……”大家不想去细思馅儿和名字的关系,很有默契的选择了沉默。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莫凡,他用低沉却又坚定的声音说:“瓜子。”

“靠,那还不如叫眼镜儿。”

“呵呵,秘银吊坠也不错啊。”

“嘻嘻,干脆叫十连冠吧。”

大家越说越离谱,最后连“星星·我爱吃糖·吃包子才能长高·说自己是傻瓜的人才是真聪明·反正我很强·魏”都出现了。

 

杜明不知道该如何加入他们的玩闹,只好坐在一边看着,心脏却被一种莫名的喜悦填满了。

谁说别人的愉快只能衬托自己的失败?有时候快乐的感染力远比想象大得多。

那种快要炸裂开来的情绪让杜明觉得,一定还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会有更棒的事情发生。


评论(3)
热度(31)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