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全职杜柔】Let.7

OOC

终于有点谈恋爱的样子了,

我说小明和柔柔啊你们两个真不让麻麻省心。


七.

傍晚唐柔陪杜明回酒店。陈果本想大家下来吃饭的,但魏琛怕她累着了,难得大男子主义了一回,把大家通通赶走了。

 

一路上杜明都非常安静,搞得唐柔都有点不习惯。

并不是一条多么繁华的街道,湿热的夏风还在吹,夕阳印得整个城市都是暖洋洋的红。唐柔不自觉地放满了脚步,身边的杜明也一样,跟她一起晃悠了起来。

唐柔本想说什么,但风吹到她脸上勾得她发困,眨巴眨巴眼睛倒是把想说的话都忘了个干净。

“困。”杜明嘟嚷了一句,“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怀疑自己其实是在走向苍老,觉得我明明才二十几岁怎么就必须面对时光的流逝呢,特亏。”

“你从出生开始,不就在走向衰老了吗?”唐柔应。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感情上来说我认为那是在走向成熟。”杜明说,“每天看着自己比前一天更强壮有力,于是有了饱满的精神去面对新的一天。不像现在,就想要直接睡过去,不用醒来也没有关系。”杜明说罢想了想,“不行,还是醒来的好,要是真醒不来了家人得多担心,还搞得像殉情。”

唐柔没有接话,只悄悄停住了脚步。

杜明没注意,继续向前走。

 

夕阳这样洒下来,杜明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就像他无论如何都能在自己身边一样。他停下脚步转身,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不小心崴了脚。声音不大,刚好能听到。逆着光,他的面容变得模糊,可唐柔总觉得杜明一定是在对着自己微笑,这场景清晰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一时半会儿都淡不了。

唐柔摇摇头,小跑到了他的身边。

她感觉自己现在又说不出的安定。那感觉很像小时候等到粑粑回家陪自己过生日,很像每一年的平安夜,陈果都会用心给大家准备礼物。是家的感觉,充满了浓浓的安全感。

 

两人慢悠悠地往前走。唐柔白皙的手在自己手边晃,偶尔还会不小心碰到,她皮肤的嫩滑就毫不打拐地撞入了杜明的神经。杜明忍不住去偷偷碰她,动作轻柔而小心,眼睛也直直地盯着前方,装作这一切都是无意发生。

身边的唐柔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杜明多少有些心虚,这一笑让他立即把手收到身前,惊恐而尴尬地看着唐柔,耳朵开始泛红。

“我说杜明啊,你今年多大了?”

“呃,我二十七啊。”杜明摸不着头脑,“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觉得你刚刚像个初中生,特别可爱。”唐柔笑。

杜明想她一定是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了,变得更加窘迫,一般是因为害羞,一半是因为害怕。害怕对方嘲笑自己,害怕对方讨厌自己。

然而唐柔向他伸出了手:“想牵就牵呗,大男人的扭捏个什么劲儿。”

“真……真的可以?”

“不牵就算了。”唐柔作势要收手。

“要的!”杜明连忙抓住唐柔的手:“怎么办我好像跑圈!”

 

但没多久杜明的表情就消沉了下来,眉宇间多了几分忧愁。

唐柔有些好奇,杜明也在这时开口:“我现在很担心。”

唐柔抬头看天空,略微想了想:“想不出你在担心什么。”

“我在担心一会儿手出汗了怎么办,你会不舒服吧。”杜明说得很认真,眉头也皱着,还真为这种事苦恼。

“会出汗是正常的吧。”

“嗯,我就是……”我就是没信心,怕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就会打碎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你对我为数不多的好感。

唐柔握了握杜明的手,轻声说了句都没关系。

不过杜明的确是想多了。尽管夏天颇为炎热,但杜明的手温暖而干燥,倒像是临了春天。

 

“饿了吗?”看着时间像是到了饭点儿,唐柔问。

“有一点吧。”

“那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好了?”

“还是AA吧!你请客多不好意思啊。”杜明笑,“其实我现在特开心,不吃也没关系。”

他在开心什么唐柔心中也是有数的,便没有多嘴问。唐柔寻思着吃什么好,偏头看到杜明上扬的嘴角,心中便打定了主意。

“去吃面好不好,我平时就爱去那儿吃,味道特别好。”

“好啊好啊!”杜明忙不迭点头。

到了面馆儿唐柔直接按自己的口味点了两碗面,杜明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

等面的时候杜明就拉着唐柔说话:“唐柔你知道吗,你刚刚直接点单的时候我特感动,总觉得你是在把我往你的世界里面扔!”

唐柔笑:“不错,挺聪明。”

单方面的想法就这样被证实,杜明有种被击中的感觉,抽了两双筷子就往厨房跑:“我去烫烫筷子!”

灵巧地避过面馆其他客人,杜明摸进了厨房:“大哥,我来烫烫筷子!”

“行啊!”煮面的大哥笑着给杜明让了一个位置,“小兄弟,你看着很高兴啊!”

“嘿嘿,还好啦!”杜明眯了眼,从滚水中拿出筷子,带起了冒着热气的水珠。

我当然开心,我喜欢的人正打开她世界的门让我尽快进去呢。

 

不久面就端了上来,最上面浇了厚厚一层杂酱,香气扑面而来。用筷子稍微一挑,被压制的热气就冒了出来。

杜明三两下把面拌匀,夹起一筷子“呼呼”地吹了两下,便迫不及待地送进嘴里。

说实话,这口味对杜明来说有些偏咸,但一想到这事唐柔最喜欢的味道,杜明就觉得这简直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怎么样?”看着杜明有点猴急的模样,唐柔也不着急吃自己的,就托着下巴问。

“好吃!幸福的味道……”杜明说,换来唐柔一阵轻笑。

店门外的人还是熙熙攘攘,不会为别人的事情停下脚步。店门内的人吃完就匆匆离开,很快就有新的客人填补空缺的座位。生活节奏是快,但此时此刻都跟那两人没有关系

唐柔和杜明慢吞吞地吃着面,要不是久了怕糊,他们说不定能吃更久。

 

夏天白昼再长,也总有落幕的时候,天色到底是慢慢暗了下来。

到了酒店门口,唐柔朝杜明挥手,说我就不陪你上去了,说罢就准备转身回去。

“唐柔!”杜明大喊。

两个人之间只隔了不到五米,但杜明还是像怕唐柔听不到一样放大了音量。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也算是他在给自己打气吧。

“我今天特别高兴!谢谢你!”

“嗯,不客气。”唐柔就淡定多了,用平静的语气回应道。

“那个……”杜明死死盯着唐柔的眼睛,“我特别喜欢你!真的特别喜欢!每一天都会更喜欢!”

“嗯。”

“你……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杜明声音陡然小了,说出的话还带着不自信的犹豫。

 

唐柔笑了笑。

“你知道吗?人这一辈子会遇上很多人,特别是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会和那个人过一辈子。但是事实是,最后和你在一起的,都是你觉得不可能的那个人。”唐柔说。

“那你觉得我有可能吗?”

“没有。”唐柔回答得很快,脸上带着迷糊不清的笑意。

杜明咬咬下唇:“结合你刚刚那句话,我可以把这句话当做是某种暗示吗?”

“不能。”杜明缓缓低下了头。

唐柔这次是真的笑出声了。她往杜明身边走了两步,弯下身从下方看着杜明失落的脸。

“其实吧,我觉得这么明显,已经不算暗示的范畴了。”唐柔的声音响起,说罢直起了身子。杜明也随着唐柔的动作抬起了头。

 

唐柔一直在笑,杜明愣了半响也终是笑了起来。

他伸出手来把唐柔揽进怀里,唐柔额头刚好靠在他的肩膀,杜明在心中暗暗为两人绝妙的身高差感到欣喜。

 

“那以后也请多指教了。”


评论(5)
热度(24)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