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全职肖戴】既卜未知。3

OOC
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不写ooc。
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不写废话。

我为什么要作死写肖戴呢?




三。

戴妍琦是真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肖时钦。

“咦?你们两个认识啊?”方学才有点不知所措,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用干笑掩饰过去。
“嗯,好几年前就认识了。”肖时钦说,“不过这几年一直没有机会见面,还以为都见不到了呢!”
“哎哟,有点好奇是怎么认识的耶!”程泰拍拍手想要起哄。
“我以前念大学的时候,曾经当过她的家庭教师。”肖时钦解释道。
本是伶牙俐齿的戴妍琦咬着下唇看着跟别人谈笑甚欢的肖时钦,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妍琦你也别愣着啊,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近期的工作。”肖时钦摸了摸戴妍琦的头,嘲她勾起嘴角。

雷霆最近刚完成了“下水道清理机器人”的设计,跟原先的比较更为灵活小巧,并且造价更低,算是一个不小的成功。
这一次他们想做的是家政型的机器人。
虽说这种机器人在市面上并算不上新颖,不过它们大多都臃肿而迟钝,并且没有学习功能。他们这次的目标就是设计出大约十岁小孩的大小,并且有着一定学习能力的机器人。

“之前那个设计刚做完,现在本来是可以休息一下的。”肖时钦抱歉地笑笑,“不过我们工作室的状况实在不允许我们拥有长时间的休假。虽然很对不起我们伙伴,但还是需要抓紧一切时间啊!”
戴妍琦想她只是一个新晋员工,休假的事情本来就与自己无关,却没有考虑到肖时钦的声音在小小的办公室里几乎所有人都能听见。
“没事的老大,我们愿意!”程泰大声说。
“刚开始呢,辛苦一点也是应该的!”鲁奕宁也接口。
方学才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桌子上的资料顿整齐了。“好,那就开始工作了哦!工作期间只要是工作问题都可以自由大声讨论!”
“好!”

“妍琦,中午一起吃吗?”大家都埋首于自己面前的文件或设计稿,戴妍琦也正想开始自己的任务,肖时钦的声音就悠悠传来。这次他收敛了声音,只有交谈的二人知道。
“好啊。”戴妍琦笑了笑,把椅子往里拉了一下。

办公室里有一个简朴好看的挂钟。当时针、分针和秒针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意味着下班时间到了。
程泰和鲁奕宁是一秒也没有耽搁,立马冲出了办公室。方学才收好了自己的桌子,看着程、鲁二人乱糟糟的桌子,忍住了整理的欲望,向肖时钦和戴妍琦点点头也离开了办公室。

“想去哪里吃?”走出写字楼,肖时钦问。
“肖老师你给推荐一下呗,我平时不怎么过来的,也不知道哪里好吃。”
“嗯……我平时就吃快餐咯。”
“快餐也行啊!”戴妍琦对着肖时钦眨了眨眼。
“那行吧,我知道一家快餐厅人还挺少的。”
“啊?那岂不是很难吃?都没人去诶!”
“难吃吗?”肖时钦扶了一下挂在鼻梁上的眼镜,“我倒没有觉得耶。”
戴妍琦低下头挣扎了一番,还是决定相信肖时钦不知道靠不靠谱的味觉。

就算是快餐也不是点了餐就马上能端上来的。
厨师在厨房想鱼一样翻滚着忙碌的时候,两人还是聊了起来。
他向戴妍琦介绍工作室的员工,告诉她程泰每天的日常就是“饿了!吃多了!又饿了!”可是一点也不长胖;鲁奕宁本来是烟雨的玩具设计师,可不甘心一直设计那些只能用来把玩的小物件,便辞职来了雷霆;至于方学才是一个相当温柔并且具有包容心的人,值得记住的是他的生日和有名的用生命射自己岳父的死神小学生同一天。
“啊?那他有没有那种走一路死一路的霸气啊?”戴妍琦问。
肖时钦摊了手:“可惜没。如果有的话我们雷霆都可以用不正当的手段走上巅峰了。”

午饭端上来之后两人便停了讲话认真吃起来。
肖时钦认为这毕竟是快餐一定要吃得快才能体会它的神韵,于是狼吞虎咽,没多久餐盘就见了底。只是在别人看来,他的狼吞虎咽也相当斯文了。
戴妍琦因为还存在着“这玩意儿不太好吃”的第一印象,所以第一口吃得非常小心。其实味道也就是普通,吃过之后就能很快忘掉。
肖时钦吃完的时候戴妍琦连三分之一都没吃到,无聊之下肖时钦左看看右瞧瞧,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面前一口一口吃着饭的少女身上。

离自己第一次遇见她已经有将近五个年头了吧?
倒跟以前的差别也不见得有多大。虽说是有女大十八变这种说法,但放在戴妍琦身上像是失了灵。
肖时钦想,不知道再过几年,乃至几十年,眼前的人会变成什么模样。
会不会衰老,会不会变得市侩,会不会渐渐有了城府;或是嫁了一个优秀的男人,能够被好好保护起来,永远年轻单纯,永远热爱生活和梦想。
但硬要说差别也不是没有的。她的眼神还是和以前一样透明澄澈,只是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担忧。
这五年来你经历了什么呢?

“肖老师,你想问就问,一直用这种探寻的目光看着我,我心里也怪发毛的。”戴妍琦抬起眼皮来看了眼肖时钦,这样看过去她的眼睛显得更大更亮。“比如说我为什么不去爸爸的公司偏要加入雷霆啊,比如说……”
肖时钦却打断了他的话。
“这些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并不想知道。”肖时钦说,“我只是想问,这五年来,你过得好吗?”
“当然好啦!简直帅歪歪!”戴妍琦回答得很快,因为在吃饭没敢笑,“你去看我微博相册,几百张图呢!充实得过分。”然后又想起那些图不太适合给一个直男看,连忙补充:“不过你去看看数量就行了,至于具体内容还是不要看的好,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
肖时钦挑眉不置可否。不过戴妍琦知道他多半是要去看了。

以前就是那样,每当她偷偷私自翻了答案,肖时钦都会挑眉,一副没看见的样子,最后的结局都是被罚多做一套卷子。
戴妍琦在心里给自己点了蜡,但又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需要被老师管教的未成年人了,就算被看到了,坦荡承认就是……就是个妈蛋啊!还是好害怕被他看到!
戴妍琦泪流满面,推了推剩了半盘的饭,表示她已经因为某个微妙的原因吃不下了。肖时钦也没有过问,点了点头就结账离开了。

“怎么你付了?我们AA啊?”出了餐厅之后戴妍琦急忙掏出钱包。
“反正都是钱,给谁的都无所谓咯!”肖时钦说。
“那怎么行!既然反正都是钱,你干嘛不用饭店老板的钱付餐费啊?”戴妍琦执意要付自己的一份。
肖时钦觉得,有时候自己还是少说话的好。
“明天你给不就结了。”
“啊?明天还在这里吃啊?”戴妍琦掏钱包的动作顿了一下,呆呆地望着肖时钦。
“呃……”如果现在能够发表情,肖时钦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扶额,“你想吃别的也行啦。”
肖时钦你知道吗?鸾辂音尘有一个别名叫“重点死得早”。

评论(5)
热度(13)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