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抑制狗血喜好。
 

【全职肖戴】既卜未知。4

OOC

我觉得这篇文能写很长,毕竟现在还在说往事呢

连小戴也是话唠,我对不起全职的所有人物

我觉得以后我只能写黄少天中心了
说到黄少我突然发现我姐说话和黄少特别像,如果我姐玩儿语c一定棒棒哒





四。

有些事情,没有被提起并不代表被忘记。

晚上回到家,戴妍琦就迫不及待地对着李迅发了一大推窗口抖动,连系统都提示说“您抖动太频繁”后她还是坚持不懈地点了两下。
但李迅好像不在,迟迟没有回复。
戴妍琦便开始了短信轰炸。
[寒叶飘零撒满我的脸,吾迅叛逆伤透我的心!你隐的身就像冰锥刺进我心底,尘尘真的很受伤!!]
[迅哥儿?真不在啊?短信都不回?]
[呜呜呜我真的好桑心哦!!伐开心啊!!]
[嗯……迅哥儿你真的有事啊?我也有事情想给你讲,你忙完了联系我一下好吧?]

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戴妍琦一下子扑在了床上。
“啊!好无聊哦……”戴妍琦翻了身向着天花板,天色还没有晚到需要开灯的程度,天花板上一些飞虫留下的小黑点看着特别碍眼。
戴妍琦找了很多报纸摊在床上,去阳台拿了扫帚,踩着凳子对着那些小黑点一阵乱扫。
当然如果能这么容易扫干净就好了。
戴妍琦手都举软了,天花板还是没干净。不过好歹也干净了那么一点点?戴妍琦想,总之自己扫过了,就不会有什么愧疚的感觉了。
嗯,所以说我为什么要有愧疚的感觉啊?这些小黑点又不是我弄的……不过因为这不是自己的房子,又是自己住的时候脏的,果然还是会有一点不好意思啊!就像以前看的那个瑞士市长,他在位期间,那个城市的湖水被污染了,他觉得是自己的责任,治理好了之后就辞职谢罪了。
“啊……说实在的那个湖被污染得最厉害的是也比我们这儿干净啦……”戴妍琦嘀咕,“迅哥儿怎么还在忙啊……”

八点的时候李迅才回了消息。
[我一直都隐身对你在线好不!说吧,找哥什么事?借钱就算了啊!]
戴妍琦感受到了震动后就一把捞过手机,用一秒五十字的扫文速度看完了短信,再用一秒五字的打字速度给了回复。
[嘻嘻,居然被你看破了,好怕怕哦!]
李迅手速也快。
[别闹,说人话。]
戴妍琦眯了眼笑,虽说对方是完全看不到。
[上QQ咯!姐今儿特高兴,赏你两张插!]

李迅一忙完就联系了戴妍琦,现在还没能好好洗个澡。
他登了Q,想想开了个离开模式,翻了衣服就去洗澡。洗了回来就看见戴妍琦刷屏一般的消息,竟是些“居然离开,人性呢”之类没什么意义的话。
李迅就回她:今儿尘姐还真高兴呢,是中奖了还是中奖了还是中奖了?
比中奖还开心!我遇见了一位古人!
啊?你穿越了?
呸,我错字了,故人……故人……
李迅察觉到这大概是一个故事的开头了,便停了打字的动作,安静听她讲。

哎,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故人吧,也就是我高中的家教。不过说起他吧,还真不能就一笔带过了。你给我听着啊,指不定能成你写作素材呢!李迅大大你看我多无私!
你别看我大学不错啊,其实高中的时候可贪玩儿了,上课基本不听,作业从来是抄,考试一次比一次难看。我爸妈还是有点着急,就说给我找个家教。我心想也是,成绩这么差也不是个办法,总得念大学嘛!就答应了。不过我还是偷偷希望家教别太丑,别太凶,最好是长得帅性格好脾气也好的。
结果你猜怎么着?还真就这么好!
那时候暑假,武汉热着呢。我坐在空调房里面倒感觉不到,就等他来。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他来了。额角还挂着汗珠,日光灯一照就闪啊闪的,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我想他真帅啊,文雅间不乏阳光,又高,目测能有个一米八。武汉大学的研究生啊,专业素养也棒棒哒。
他学机械的,给我补数学和物理。数学补得倒是循规蹈矩的,但物理大概是到了他的领域啊,讲起来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虽然都是讲学校老师讲过的知识点,但我就觉得哪儿不一样,特能懂,还着迷。我简直像被他给打通了任督二脉,物理成绩提升起来那是肉眼可见。

李迅插嘴说,你这算什么写作素材啊,我要听故事!不想听背景!
戴妍琦说我们也没什么故事啊!哎也不能说没有,就是都只是着小细节,本来都忘差不多了,今天见到他愣是全给想了起来;想起来就想讲给谁听,想了想也只有讲给你听了。

她就继续讲起来。
就算他讲得再好,也就是个老师。不过后来也有了点儿变化。
那天我精神不太好,做练习做着做着就趴着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一看表,哇塞居然睡了两小时!身上还披着放在沙发上的小毯子,家里也没别人,应该就是他帮我搭上的吧。
我说对不起啊!不小心给睡着了。他说没事啊,累了就休息,大不了帮你把课往后推推就是了。你应该也补过课,直到一般的补课老师都巴不得早一点下课,别说往后推了,能往前提都是好的。我睡了两小时啊,其他老师要不就叫醒要不就自己走人了吧?可是他没有。他就怕我没休息好,又怕我凉着了,还特地给搭了毯子。
你是不知道啊,当时他对我笑,问我现在有没有精神一点。日光灯在他后面,照得他眼镜架特亮,眼睛也特亮,表情是模糊了,但温柔掩不住。以前我看过一段子,是说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车有房,而是因为那天阳光正好,他穿的白衬衫很好看。我当时大概就是那种感觉。虽然只是日光灯,他也没穿白衬衫,但都不是问题,意境刚好。

李迅问,那你是就这样喜欢他了?
戴妍琦说,不见得,但也无法否认吧。
然后呢?李迅问,你们在一起了没?

你问太快了!很明显我们两个不是这种进展吧!戴妍琦敲下这句话,顺手加了一个“呆滞”的表情,跟她的两个感叹号放一起有种别样的不协调感。

我们没有在一起,我甚至都没有告白。

戴妍琦打完这句话,悄悄咬了唇,放在键盘上的双手也有些发抖。她还想再说点什么,比如后来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可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就是我临近高考的最后两周,没什么可补的,他也忙着考试,便没有再来上课。最后一节课也没什么特别的,他陪她做完了最后一套练习题,时间还早,就闲聊起来。聊了什么戴妍琦也记不真切,只知道那时候他一直微笑着,像是荡了一湖春水。
戴妍琦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们之间还发生过什么,比如把他留在家里,像家人一样一起吃一顿饭,或者在好天气的日子里出去散步,那都值得被纪念。可惜没有。
肖时钦总是提前几分钟到,上完课喝一杯水就走。
戴妍琦记得最清楚的其实不是他的微笑,而是他挺拔的背影。看得清,却够不着。

[然后呢?别告诉我没有然后了。]李迅的消息过来了。
[然后就是,我填报了他的大学,他的专业,他的世界让我万分憧憬。他研究生毕了业就进入了社会,自己和朋友搞了工作室。]戴妍琦回复。
听到这里李迅是明白了过来,心里暗想这可真是好缘分。
[你喜欢他]李迅说,用了平淡的陈述语气。
无限的向往,奋力的追逐,还有相遇的快乐,无一不在表达着她的感情。
[嗯,我喜欢他。]

评论(3)
热度(12)
© 吃包子的小钢叉 | Powered by LOFTER